沙德拉如同小山一样的尸体趴伏在一片狼藉的森林中。项宁轩就踩在尸体的头部,微微昂首,回味着这一次战斗。

    当最后一个羽人灵魂得到解放后,项宁轩意外得到了玛尔里等巨魔祭司的灵魂印记。这是他们强行完成祭祀仪式时付出的代价,项宁轩当然不会放他们离去,而是毫不迟疑地一口吞下。一起吞下的,还有沙德拉的灵魂精华。

    吞噬一个神灵的灵魂精华,哪怕是最原始的神灵,对于现在的项宁轩来说也是一颗十全大补丸。而且,蕴含在其中的神格印记和作为神灵的经验,足够让他消化很久。

    跳下沙德拉的尸体,项宁轩爬到虚弱的趴伏于地的阿莱克斯塔萨身上,抚摸着她伤痕累累的龙鳞,把手按到一处被毒牙咬伤的伤口处。

    这些毒蜘蛛女王的剧毒仍然在她体内破坏着生机。如果是其他人中了这霸道的毒液,恐怕早已化为一滩脓水。

    “好了!下次再也不让你扛怪了。”项宁轩柔声安慰道。之前,他能量不足,只强化了三个传说随从和萨穆罗,没有一个能当T的。

    经过这一战,他收获了大量能量,又能强化几个随从了。土元素,山岭巨人还有始生幼龙等史诗级嘲讽随从就能得到强化。到时候,可以让他们当主坦。

    项宁轩说着,按住阿莱克斯塔萨伤口的手一引,一道绿色的腥臭毒液就被抽了出来,形成一个拳头大的毒液之球。吞噬沙德拉的灵魂精华后,项宁轩就能控制这些毒液了。他如法炮制,将其他几处伤口内的毒液吸了出来。

    祛除了毒液,阿莱克斯塔萨很快便痊愈了,只是精神状态不好。

    “好了,好好休息吧!”项宁轩伸手拍了拍龙躯,让阿莱克斯塔萨化为精灵形态,将她搂在怀里。

    “瓦莉拉!这个就送给你了。”他将手上的毒液之球一分为二,将毒素融合进在瓦莉拉的绿色匕首内。

    只见那一对匕首缓缓生长,增大了一圈,尖端长出一个如同蜘蛛毒牙一样的结构。匕首表面的绿色更加深邃,而且隐隐似乎有液体在里面流动。

    沙德拉的剧毒:每次命中额外造成5点毒素伤害,并叠加一层致命毒素,持续30秒,最多可叠加10层。每一层致命毒素每3秒造成1点伤害。

    ————

    尽管天色已黑,项宁轩还是下令摸黑继续前进。

    前面不远处,巨魔只剩下五百残兵和一群老弱病残和受伤的祭司,这个时候不彻底消灭他们,更待何时?

    但是,这最后一战并没有打起来。当项宁轩带队赶到巨魔举行祭祀仪式的地方时,玛尔里带着一众巨魔恭敬地跪伏于地。

    “尊敬的主人,您卑微的奴仆祈求您的宽恕。我将献上自己的灵魂,以证明我的忠诚。并请您成为我们枯木巨魔新的神灵!”

    玛尔里的灵魂印记被吞了,她就是跑到天涯海角也会被项宁轩找到,与其如此,不如带着部族主动归降。而且,沙德拉已经被从灵魂层面抹杀掉,作为沙德拉的祭司,玛尔里失去了所有沙德拉赐予的力量,若不找个新主人,在弱肉强食的巨魔部族中,马上就会被剥夺一切权力。

    项宁轩将无尽黑暗之刃刺入玛尔里的胸口,抽取了她献上的小半灵魂力量。这是最不平等的奴隶契约,从此,只要项宁轩愿意,就能让她半死不活,成为植物人,并不断折磨她的灵魂。这比杀了她都难受,因此,哪怕让玛尔里去送死她也不得不去。

    项宁轩收回匕首,道:“你的灵魂我收下了,但是成为你们那什么神灵就免了。既然要投降,就按我们的规矩来,从今天起,给你们换个图腾!”他手一抬,直接用玛尔里的血液在她身上印下了一个龙的图腾标记。

    “遵命,我的主人!”对于更换图腾,巨魔没有任何意见。他们之前崇拜沙德拉的力量,现在沙德拉被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