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恋♂上÷你?看→书☆网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赫连大哥,你不舒服么?”,

    柳随舟总觉得赫连祁有什么心事似的,举手投足间都带着股低落劲儿,一路上也是一语不发。从柳随舟的角度望去,正好能看见那线条分明的紧抿的唇角。

    虽然赫连祁平日子少言寡语惯了,在柳随舟身边,还是时不时的又一两句话的。今日就不同,赫连祁只顾闷着头走着,这幅摸样,让柳随舟很不自在的想到一只被主人抛弃的灵兽。

    “赫连大哥?“柳随舟清了清嗓子提高声音,连前面的顾怀微也回头看了一眼。柳随舟的嘴角刚微微上扬,见顾怀微收回了目光,又马上耷拉了下来。

    这下别说赫连祁,连柳随舟也是心口闷闷的,像堵了团吸纳不了的魔气。他隐约觉得,自己连日的神思不定皆因顾怀微而起,至于为何,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柳随舟有些委屈,一旦与朝华宫主走在一起,他便分不到顾前辈的半分关注。

    柳随舟算了又算,顾前辈就对他说过三句话,加起来不超过十个字。

    朝华宫主的行事为人,柳随舟在北星宫中东听西凑来不少。与朝华宫主形影不离的那几人在修真界中都堕了名声,顾前辈难道不在乎那些流言碎语么?

    后来柳随舟看清了,一直以来为此忧心忡忡的,只有他一人罢了。

    赫连祁偷偷瞄了下朝华的背影,他跟在朝华身边的时间最长,朝华对他亦是极为信任,如此倍受冷落的时候还从未有过。赫连在这世间祁孑然一身无所畏惧,就怕主人不要他。在赫连祁眼中,主人是他生活的全部,要他出生入死,仅凭朝华口头上的一句话。

    听说主人来到人生地不熟的天玄界,纵然知晓朝华的修为远超与他,赫连祁依旧止不住的担心。

    他拿不准自己和主人到底是个什么关系,主人身边除他之外还有很多人。有陆璇辉,有米诺,有卿珏,现在还有顾怀微。

    主人曾说过,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与米诺他们相同,甚至更胜一筹。主人说这话时,目光灼热而真诚的凝视着他,看得他以为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

    赫连祁呆呆的把手贴在脸上,试图驱散上面不断升高的热度,换来主人的一阵哈哈大笑。自己的手不容拒绝的被拉开,接着另一双宽大的手掌敷上来。腾地一下,不只是脸,赫连祁的脖子都跟着热了起来。没有着落的双手,放在哪里都觉得不合适。

    此时,赫连祁有种去问问主人的冲动,问一问以前对他说的话还算不算数,话含在嘴里却又不好意思,或是不敢开口。、

    他在主人心中的地位与米诺他们等同,可是与顾怀微有着莫大的不同。不怪米诺提起顾怀微气的直跳脚,说着“顾怀微”三个字都好像在嚼骨头一样。

    米诺前几天在北星宫唠叨着,比方说什么,顾怀微一个道修想找个同是道修的道侣还不容易?不想找女人,男人也多的是,干嘛总缠着朝华不放!双修起来得不到什么好处....他俩到底是什么时候勾搭上的?

    米诺把自己敢怒不敢言的话一股脑的往外倒,赫连祁默默的听着。怪的是,陆璇辉也是仙修,米诺见了他顶多冷哼一声,没怎么恶语相向过。

    想到此,赫连祁嘴里泛起一阵酸酸的味道,还搀了零星的苦涩。老实说,他也不太喜欢顾怀微。若顾怀微要对主人不利,他赫连祁第一个不会容忍。

    与赫连祁和柳随舟相较,顾怀微和朝华自不在同一个心境上。

    “什么?”顾怀微看着被递到眼前的东西。

    朝华扬眉笑道:“你尝尝不就知道了。”

    几个人正走在凡间的集市上,朝华瞅见街边的糖葫芦,记起前世他逗着顾怀微吃东西的事,感觉颇为怀念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