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陈鱼跃奔行的路线几乎是跟方玲家成直线距离的,在这样苛刻的路线下,几乎看不到有什么人存在,要不然大晚上只能听到一阵阵爆炸声,却看不到产生这些声音的事物存在,保不准这样惊奇的一幕就会成为明天一大早的头条新闻,甚至很有可能会引来一些对奇怪事物研究的人也说不定呢!

    陈鱼跃可没有功夫管这些,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方玲家那边!陈鱼跃从出发点到方玲家如果换成正常的交通方式,差不多需要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而这一次陈鱼跃只用了大概五分钟左右就已经看到了方玲家附近景物的影子!

    可是就算陈鱼跃用了最短的时间抵达,他还是觉得自己的速度太慢了!自己现在要是身上的伤势痊愈,那么赶到这里的时间可以缩短到三分钟!

    人刚一到方玲家附近,陈鱼跃的鼻息间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味!几乎把附近的空气都全部污染了!而且陈鱼跃在这浓烈的血腥气味里嗅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陈鱼跃回想起在郭虎电话里听到自己手下小头目惊恐的声音,那个被喊出的字眼让陈鱼跃急躁的心瞬间安定了不少。

    现在的情况是敌明我暗,陈鱼跃就算想要立刻确认方玲的安全,他也首先必须保证自己不遭到暗算,要不然别说救方玲了,自己一旦陷进去,那么迎接方玲的命运就可想而知了。

    陈鱼跃把自己藏身外黑暗中,他悄无声息的适当出身体内的灵力,让这些释放而出的灵力慢慢的靠近了方玲居住的房子!

    逐渐从焦虑中冷静下来的陈鱼跃,他的头脑开始从狂暴愤怒担忧中逐渐解脱出来,思维开始恢复到正常的状态,可以那个给郭虎打来求救电话的小头目只喊出了两个字眼,就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要不然陈鱼跃最起码也能够知道自己现在到底面对的是什么!他的灵力几次在方玲家里里外外的探查了几次,居然只探查到方玲一个人的气息!

    难道对方这是故意给自己施展调虎离山之计?可是这似乎不太可能吧,今天白天的时候,陈鱼跃已经在黑蝎子的面前显露出自己是修炼者的身份,就算**飞不明白修炼者意味着什么,黑蝎子也不可能不会告诉他的!对自己使用调虎离山之计,充其量也就只能让自己的人马受些损伤,远不如用方玲来做威胁来的划算!

    而且自己现在赶回去,也不过再浪费五分钟而已,之前陈鱼跃留在临时总部,是担心**飞的影子组织会故技重施,这才抱着担忧留在了临时总部坐镇,在临时总部这个位子,陈鱼跃可以在三地开会救援!

    可是现在面前的这种状况就有些太过诡异了一些,空气中的血腥气味越发浓烈,这些气味绝大多数来自自己那些被害的兄弟,陈鱼跃很想上前去查完下这些人的伤口,看看到底他们是怎么遇害的!

    这样陈鱼跃也好从中判断出自己面对的是普通人还是跟他一样的修炼者!

    陈鱼跃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的,一般人在任何情况下自己都是可以探查到的,就像方玲,陈鱼跃释放出的灵力很快就探查到她的存在,但是也只是独独的探查到方玲,陈鱼跃此刻能感应到方玲存在着生命体征,或许是方玲现在陷入了昏迷,所以才在屋子内一直没有动静!

    方玲这边暂时没有生命危险,陈鱼跃这才一直墨迹到现在没有露面,可是就这样一直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此时的状况分为两种,一种就是如自己之前所想的那样,对方不知道抱着什么样的目的,用方玲把自己引到这里,到目前为止,这个猜想还算成立。不过,陈鱼跃觉得它的可能性还是很低!

    另外一种就是这里已经是一个针对自己的陷阱,里面已经布置好口袋等着自己往里面钻!

    可惜自己实在没办法探查到此人身在何处,如果对方只是一人,陈鱼跃到不怎么惧怕,大不了打不过自己跑就是了。但是现在多了个方玲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