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轻轻看了眼薛虹,怔怔将手上的红酒交给她。

    小姑娘腼腆的吐吐舌头“好久没有复习这样的礼节了,都有点生疏了呢。”

    言罢开了红酒,拿起软木塞嗅了嗅“嗯,是83年的呢,大嫂和薛老师也闻闻。”

    薛虹闻了闻木塞满意的点头“新开的红酒的确要先给客人闻闻酒香,大小姐做的很对。”

    沈轻轻嗤之以鼻,凑上鼻子闻了两下,她怎么就闻不出83年这两个数字。

    “斟酒的时候应该把标签向外,要让客人们看到,瓶口不要碰到杯口,距离三四厘米的样子就可以了。”西门若瑄一边认真倒酒一边向沈轻轻解说“红葡萄酒酒只需要斟杯子的三分之一,白葡萄酒和香槟酒的酒杯比较瘦长,只需要斟二分之一,好了。”

    放下酒瓶,西门若瑄甜美一笑“大嫂,你看,一点也不难啊。”

    “呵呵,一点也不难.......”沈轻轻皮笑肉不笑的哼唧两声。

    薛虹已经被西门若瑄彻底感动了“没想到一直有人服侍的大小姐还记得这么清楚。”

    “薛老师不是说过,礼仪就如美德一样,不必挂在嘴上,但要铭记于心。”

    薛虹不住点头,真是天可怜见,如果少奶奶也像大小姐这么知书达理她该省多少心啊。

    沈轻轻没好气的拿起桌上的玻璃杯咕嘟灌了口水,‘咚’的放在桌上。

    西门若瑄轻轻皱了皱眉毛“大嫂,放杯子的时候要用小指垫在桌上,再轻轻放下去就不会有声音了。”

    薛虹本来已经习惯了这位大大咧咧的少奶奶,但听到西门若瑄来纠正自己的学生,无异于是在她的脸上打了一巴掌,她这个为人师表的确太过失职“少奶奶,跟您说过很多次了,这些细节问题,一定要记住,不然将来闹出笑话要给老爷子和少爷丢脸的。”

    喝口水都不得安宁,她真想仰天长啸,但是现在不能生气,不能生气!

    终于熬到了晚上,吃过晚饭沈轻轻最近都会去花园里散散步,每次都有薛虹陪着,现在薛虹和四夫人探讨一些服装搭配,正兴高采烈的,她也不忍心打扰,索性也不去散步了,蹬蹬蹬上了楼,不上去还好,一上去火气就窜了起来,那个正鬼鬼祟祟向她房间张望的人不是西门若瑄是谁。

    “你干什么!这就是你身为名媛的教养吗,居然偷窥别人的房间!”

    西门若瑄并没有被抓住把柄的自觉,慢慢转过身来,双手环胸,傲慢的看着她的大嫂,和人前甜美的形象判若两人。

    “这就对了嘛,”沈轻轻冷笑一声走上前去“这才是我初次见面的那个西门若瑄啊,你何必装的那么单纯无辜呢,不累啊。”

    西门若瑄抬手,啪的一巴掌甩上沈轻轻的脸。

    一切都太过突然,以至于沈轻轻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脸上的疼痛蔓延开来她才稍微有点反应。

    “我靠!你他妈神经病啊!”

    西门若瑄不怀好意的笑了,露出的虎牙好似妖精“爹地是我的,哥哥是我的,连薛老师都是我的,你休想抢走!”

    沈轻轻抬手捂住自己的半边脸,恨恨的咬牙“对,都是你的,我一点也不稀罕,你要是真有本事就不要冲着我来,就让你哥哥和我离婚啊!”

    “沈轻轻!”西门风一声咆哮,大步走到这两个女人中间。

    西门若瑄楚楚可怜的看着这个高大的男人“哥哥,我,我什么也没说,真的,是,是大嫂突然说要和你离婚。”

    西门风一把拉起沈轻轻的手腕就拖进了她的房间,毫不犹豫直接将她甩在床上,一阵天旋地转,她痛苦的捂住了肚子,那里面的小生命似乎已经可以感受得到不舒服。

    将她扔上床的男人看她蹙眉捂着肚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