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这次来,真的是想要看看老友的后辈到底是什么样子,是否跌了方家的威风,如今一看,果然是名不虚传,我真的羡慕我那老友,子孙后代竟然都是如此天骄,可是比我那些不成器的徒子徒孙们强的多喽!”

    暗方哈哈一笑。

    然后邀请方岳坐在了溪流上的一个小亭子上面。

    一位女圣身着粉色的宫装竟然亲自前来端茶倒水。

    她卑躬屈膝,眉眼含笑,完全是奴仆的样子,没有丝毫圣人应有的威严!

    方岳打量了一下那个女圣,她竟然是标准的人族出身。

    没想到,这暗方竟然如此的奴役人族女圣。

    “暗方前辈,这是什么意思?”

    方岳看向暗方,虽然嘴角仍旧噙着一丝浅浅的笑意,但是心中已经升起了一丝怒火。

    这暗方派一位人族的圣人来充当奴婢,给他端茶倒水,到底是有几个意思?

    这是在向他示威,亦或者是在向人族示威吗?

    方岳虽然对于天都王城的人没有好感,但是他好歹也是人族的一份子。

    暗方的这种行为是公然的藐视人族,是在挑战方岳的底线。

    方岳的嘴角微微抽.搐,但是很快压下了心中的情绪。

    对于这位暗方,方岳至今都不知道是敌是友。

    现在翻脸,未免是有些草率了。

    暗方看到了方岳脸上的变化,似笑非笑的等待着方岳内心思量的结果。

    最终,他看到方岳的表情趋于平静,然后才缓缓的开口说道:“不愧是方家的弟子,这心性也是可嘉,你看到的这个给你我倒茶的人,并非是我的奴仆,而是我的三弟子,我有教无类,已经超脱了种族观念的界限,门下的九位弟子,只有三位是魔族,其余的都是来自于不同的族群,我的弟子替师父端茶倒水,你可还觉得这是人族的屈辱?”

    暗方的回应让方岳有些出乎意料。

    方岳也是暗道惭愧,没想到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方岳啊,等你修行到了我这般境界便是开始逐渐明白,什么族群,劫数,种种荣耀,其实全部都是假的,真的是长生,是修行,是万古不灭的肉壳和与世长存的魂魄!”

    暗方稍微顿了顿然后说道:“我这里来找你呢!一来是想要看一看我这故人的子孙到底如何,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希望你能够破解一下这张图纸上面的难题!”

    暗方从自己的怀里,缓缓的掏出了一张暗金色的图纸,图纸上面,有着密密麻麻的无数笔画。

    这些笔画,每一道都是在勾连天地之势,其中的玄机极为深刻,哪怕是如今的方岳都难以猜透!

    “敢问暗方大人,这是什么图纸?”

    方岳越看这图纸便越是感觉玄妙。

    这图纸绝非是一般人可以绘制出来的!

    每一笔,每一画都是对于天

    道法则极为深刻的领悟。

    “这是我从海伦星的一处上古遗迹中挖掘出来的东西,准确的说,这东西不是挖掘出来的,而是我的一位徒弟在偶然间得到,然后将这东西孝敬给我的!我本来对于自己在符文和阵法方面的造诣颇有自信,可是我研究了这东西三天三夜,却还是没有找到丝毫的头绪,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这些笔画,每一笔都是极为精妙,但是连接到一起,我就有些看不明白了,这不像是符箓,也不是阵法!而且这纸张上的笔画明显不是出自一个人的手笔,其中有三五处的断痕,明显是被后人添加上去的!”

    “方岳你若是能够帮我参悟出这东西的端倪,我便送你一份机缘!”

    暗方找方岳原来是这个目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