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暑假了,这天课间空堂的时候,钰慧和淑华,还有另一个女同学叫陈丽芳的在一起闲聊。这陈丽芳重考了几年才考上学校,所以年纪比钰慧她们都要大几岁,她们都当她老大姐。丽芳嫌自己的名字俗气,要大家叫她英文名字cindy.淑华这几天和阿辉吵著要分手,丽芳则是先前交过几个男朋友都没有结果,所以纷纷的指责起男生的不是。钰慧默默的没表示意见,淑华和cindy就不满意了。

    “钰慧啊!”丽芳说:“你可别对男人太大意哦!”“这你就不知道了,cindy姐,”淑华趿锪锏乃担骸叭思翌诨酆退信笥芽墒且玫暮苣模窍裎颐钦饷纯闪 薄懊挥欣玻 鳖诨鄄缓靡馑嫉乃担骸安还娴暮芎谩!

    “哎呦!”dy说。“嗯,对!但是要怎么做呢?”淑华赞成,不过她是有私心的,如果钰慧和阿宾吵架,她正好可以乘虚而入。

    于是她们便计划著。首先,淑华是认识阿宾的,所以让她出面约他,但是淑华住在校舍,因此她们打算将阿宾约到cindy在学校旁租的房间,再由她们一起引诱他,他必然难以抗拒,然后钰慧刚好出现看到,那么她和阿宾铁定会翻脸,如此如此这般这般,一切安排妥当,便依计行事。第二天中午,淑华找到阿宾,跟他说晚上有事要他帮忙,阿宾对这个小浪货印象深刻,光和她谈几句话,想起上次的香艳镜头,当场就勃起了。他立时答应,并跟她约定傍晚六点见面,然后想了个藉口推掉和钰慧的约会。

    cindy则是在下午上课的时候,跑去跟钰慧说有几本有趣的书要借她看,约钰慧晚上七点去她的房间拿。钰慧问她地点,原来她和文强住同一栋楼。六点的时候,阿宾和淑华在约定的地方会面,阿宾提议先去吃饭,淑华却说有事要先去见个朋友,阿宾为难起来。“或是……”淑华说:“我们买便当去她那里请她一起吃!”

    阿宾还是不愿意,淑华撒娇的说:“好嘛!吃完我可以陪你整个晚上。”阿宾也舍不得就这样离去,想了一下勉强答应了,她们在餐店随便包了些东西,往dy就来开门,招呼她们进去房间。学生的房间都很小,阿宾将餐盒放在桌上,不知道要怎么办。

    “这是阿宾,这是dy显然经过刻意的打扮,嘴唇涂著粉红色的唇彩,唇线划得清晰明白,她的皮肤虽然比一般女孩子的颜色深,但是散发出健康的味道。她穿著一件贴身t恤,把她那并不大的部都衬托的很明显,下头是一条膝上的短裙,露出细细的腿。淑华就穿得更凉快了,薄衬衫口大开,里头一件小可爱,又短又紧的茶色短裤将屁股包得绷绷的,连三角裤的痕迹都很明显。

    阿宾和dy却聊天起来。这其实是她们的计策,后来丽芳假意说:“啊!你看我们只顾自己谈话,把阿宾都疏忽了!”阿宾干在心里口难开,连忙说不要紧,dy问说:“三人桥都会吧?”

    说完也不管阿宾和淑华有没有回答,就发下牌了。阿宾无可奈何,看样子今天的艳遇大概泡汤了,想要编一个理由赶快逃走。

    他心里考量著,嘴上胡乱叫牌,结果牌被淑华喊走了,于是他和dy移了移位置,盘起腿坐在阿宾对面,结果阿宾就看到不应该看的东西。

    丽芳大喇喇的张开腿,阿宾面对著她,自然会瞧见裙里的景像,cindy穿了一件色的内裤,洗得颜色有点褪了,肥肥的阜处,有一点淡淡的污迹,一两不听话的毛,从夹缝跑出来,阿宾眼尖,全看得清清楚楚的。

    虽然cindy长得并不娇美,却是刚健婀娜的那一型。阿宾少年气盛,看见穿梆的女当然会有所反应,而且老是把视线移到丽芳的裙底,恨不得透视过去。丽芳和淑华相互会心一笑,第一招已经成功了。

    这局阿宾和淑华大输特输,便由淑华来洗牌,淑华收牌的时候故意弯下腰去,小可爱短短小小的,没办法包住她丰满的房,因此好大一片白跑出来,同时形成一道深深的沟,阿宾看得简直目不转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