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宾将烫呼呼的头摆到她脸庞上,雪梅紧张得要命,阿宾乞求的说:“拜托嘛,一次就好!”

    “不要!”

    “好啦!好啦!”阿宾磨她。

    雪梅拗躲不过,只得说:“那……那你拿开一点。”

    “咳,我很难拿开,”阿宾见她态度软化,说:“你转过来就好了嘛。”

    两人讨价还价半天,雪梅终于缓缓地转头回来,阿宾那棍子正好端端正正的搁在她嘴唇上,雪梅俏脸薄嗔,张开小嘴,长呵了一口气。

    “哦……”阿宾声音拖得长长的。

    雪梅看他舒服的表情,心中一暖,又多呵了他一次。

    “噢……天……你真好……”阿宾叹道。

    “好了!”雪梅说。

    “不要!不要!”阿宾说:“你用舌头舔我一下好不好?”

    “才不要!好恶心!”雪梅抗议。

    “好雪梅……好眛妹……”阿宾用屁股擦动她的脯:“一下啦……一下啦……”

    “你……你别乱动……嗯哼……”

    “舔一下!舔一下!”阿宾更乱动。

    “一下哦!”雪梅说。

    “嗯!”阿宾点头。

    雪梅伸出舌尖,挑了他一下。阿宾舒眉展颜,雪梅就缩回去了。

    阿宾盼着眼看她,雪梅说:“一下了。”

    阿宾愁眉苦脸,雪眉好气又好笑,不甘不愿的再度伸出舌头,阿宾赶快说:“好舒服……好……”

    雪梅尝着他的脖子,觉得有一点怪酸味,不过并不浓,那硬中带着柔软的冠,舔起来反而有点好玩,阿宾那死样子又好像很享受,就继续的舔下去。

    “嗯……嗯……”阿宾称赞说:“你好好,雪梅……”

    雪梅继续舔着,同时盯着阿宾的表情看,不知道怎么搞的,下腹急起一股暖流,溢到花唇外来,她心中一荡,樱唇乍启,索将阿宾那头吸进嘴里。

    “啊……”阿宾快活得不得了,放开了双手。

    雪梅被头菱子塞得嘴满满的,却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这时候阿宾满额是汗珠,用奇异的表情看着她,她反而有点害怕了。

    “苏吱!”她怯怯地吸吮一口,阿宾的脸色就缓和一些。她寻到要领,便又吸吮一口,看看阿宾,又是一口,再一口。

    阿宾**巴上的青筋越浮越凶,雪梅多手,用指尖去挑它,阿宾喉间咕哝着口水,再也沉不住气,跳起身来,跪扑压住雪梅。雪梅踢腾了两下,仍然被他死死的抱住,身处险境。

    “你……你又要作什么?”雪梅的声音在发抖。

    发抖也许是紧张,但更可能是,阿宾已经和她短兵相接了。

    “不作什么,”阿宾说:“和你聊聊天。”

    “聊什么?”雪梅问。

    “聊这个……”阿宾摇摆着屁股。

    “啊……”雪梅喘着,阿宾那前端的一小部份沉入雪梅的湿地之中。

    “唔……”阿宾也喘着。

    雪梅的瓣滑溜溜的,里面又黏又紧凑,阿宾虽然只有半个圆头被包裹着,却是感度十足,忍不住就用那半个头又磨又晃,进进出出不停。

    “呀……”雪梅这回又是全新的遭遇,她垂闭双眼,失力地迎开大腿,两脚盘上阿宾的后臀,勾着他随他磨晃。

    “喂,”阿宾说:“你跟我聊天啊!”

    “我……我……”雪梅微弱的说:“我好难过……”

    “难过?”阿宾转快了一些:“难过?还是舒服?”

    “啊……啊……舒服……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