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晚饭,外面忽然开始刮风,仿佛要把空气当中的寒意全部都吹进人的骨肉当中。

    长久去了方润的院子,原本方润还因为冷风不断的往衣衫当中灌,抖了抖身子,但身后从屋子当中走出来的长久拥住方润的身子,他一瞬间就感觉自己有了依靠,好像灌进衣衫当中的风也没有那么冷了。

    李季和巫马思吉看着长久和方润正夫离开屋子,两个人都低下头没有看彼此。

    桌子上面摆放的茶水是刚才吃完饭后送上来消食的茶水,长久夸了一句味道不错,李季和巫马思吉多尝了两口,现在再喝,忽然觉得口中发苦。

    在女尊男卑的世界当中,在三夫四侍的民风之下,能一生一世一双人真的很少。

    他们羡慕宿儒公子,羡慕巫马星霜,可也只能羡慕。

    谁让他们喜欢的人是长久,他们的妻主是长久。

    李季喝巫马思吉坐着喝了一会茶水,回了各自的院子,树上的叶子到已经落尽,有一些早发芽的树已经在努力往外发新得枝桠。

    方润伺候长久沐浴,温热的水包裹着长久的周身,他给长久擦背。

    “明日宿儒公子想去皇恩寺,我能陪着去吗?”

    方润拿着手中的巾帕给长久擦背,从肩膀往下,一节一节的骨头清晰的感觉到。

    “去皇恩寺?”,因为水温事宜,长久泡的都有些困了。

    “是去见无慧师太吗?”,长久皱眉,开口问道。

    站在她身后的方润往长久身上撩了一些温水:“是啊!宿儒公子是无慧师太的有缘人,我看这天底下也只有宿儒公子能让无慧师太等着了。”

    方润开口道,说话的语气待着几分羡慕。

    长久沉思片刻,微微眯了眯眼:“准备去几日?”

    宿儒是不是无慧师太的而有缘人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无慧师太是知道宿儒真实身份的,至于无慧师太为什么不告诉宿儒,她想不明白。

    “宿儒公子没有说去几日,你允我最多留几日?”,擦完后背,继续帮长久擦胳膊。

    “他想去,你陪着一起去玩几日便是了,南历去了边境,他可能一下子习惯不了。你之前又天天给他针灸,也劳累了,正好去皇恩寺玩几日。”

    长久说完话抬头去看方润,不知道是因为浴桶当中水波的缘故,还是因为屋子当中灯光温软,方润眼中满是氤氲水光,显得整个人热切又痴-缠。

    方润正给长久擦胳膊,长久伸手拉住方润,方润心中正想,我不想去皇恩寺玩,我就想呆在你身边,待在你身边就是最好的休息。

    可没料到,自己的嘴唇忽然一凉,然后一暖。

    长久的唇是凉的,这是方润被长久亲吻的第一反应。

    然后才反应过来长久正在亲吻自己,还从浴桶当中站了起来。

    方润在长久怀中挣扎,长久身上什么都没有穿,浴桶当中的水温热,现在站在空气当中很冷,他想去给长久拿衣衫,可长久怎么可能放手。

    她的手已经在亲吻的时候摸到了方润的下身,那处早已经傲-然-挺-立。

    “不好好给我洗澡,想什么了?”

    长久凑到方润的耳边,低哑着声音开口说道,那语气浅浅含笑,待着几分玩味。

    方润只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都酥-麻了,腿脚有些发软,在地上有些站不住了。

    “想我了,是吗?”,长久的手掌放在那处轻轻的揉着,另一只手揽着方润的腰身,此刻两个人也顾不得身上的水珠,顾不得会不会着凉,只觉得自己越来越热,越来越软。

    “是不是想我了?”

    长久追问,方润听长久说话,眼神躲闪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