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半月,离渊整整昏迷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呐!

    先前还会经常随银从治疗的时候一同去看看离渊的,可这段时间她实在是太忙了,根本就抽不出空来。若不是今日高飞忽然来传,林念都快要忘记离渊了。

    这一下子听见离渊的消息,还是离渊苏醒过来的消息,林念一下子便怔住了。

    直到出了宫门,这后知后觉的喜悦才涌了上来。

    等到林成周和林念抵达离渊的寝室的时候,离渊已经醒了过来,坐在床上。而一旁的银从正在帮离渊做着检查。

    “离渊!你终于醒过来了!”林成周人未到声先到。

    “皇上。”离渊见林成周来了,连忙动了动身子,见到了跟在林成周身后的林念的时候,本就虚弱的眸子闪了闪。

    见到离渊有所动作,林成周连忙上前制止住了离渊,道:“你才刚醒过来,不必多礼。”

    离渊点了点头,看向了一旁的林念。

    林念见离渊看着自己,连忙笑了笑,道:“离渊,你可终于醒过来了!你都不知道,你昏迷这段时间父皇都担心得不得了,你若是在醒不过来,父皇都不知道要做些什么事情出来了。”

    离渊怔怔的看着林念,看着那熟悉的笑脸。脑海中却忽然闪过他占卜时看见的那一幕幕,心疼不已。

    离渊窄了窄眼帘,问道:“那你呢?你担心我吗?”

    林念愣了愣,看着离渊望着自己的眼神,里面似乎有一股……阴沉?

    林念以为自己看错了,眨了眨眼睛,却又见到的是离渊一双深如寒潭的眸子,带着渴望地看着自己。

    林念笑了笑,连忙道:“自然是担心的,你就在我面前晕倒那一幕,都还历历在目。”

    听罢,离渊垂下了脑袋。

    见离渊没有再继续说话了,林念想着离渊应该是刚刚苏醒,累了。便扶着林成周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道:“父皇,离渊刚刚苏醒,想来是要做一番全面检查的,父皇您先坐一会吧!”

    “嗯。”看着离渊有些无精打采的样子,林成周点了点头。

    随即林念又走回了床边,询问着银从离渊现在的情况。

    离渊坐在一旁,看着林念关心地样子,沉默不语。

    待到银从检查完确定没有事之后,离渊便推脱说自己不太舒服。林成周和林念见离渊也是一副需要休息的样子,便嘱咐离渊好好休息,先行离开了。

    林念临走之前回头看了一眼离渊,没料到正好撞见了离渊望过来的眼神。

    不知道为什么,林念总觉得离渊的眼神怪怪的,带着一股子寒意,令人毛骨悚然。

    林念摇摇头,心想或许是自己看错了。

    离渊则是望着林念离开的背影,久久收不回视线。

    眼前的林念,虽有着一模一样的身形,一模一样的面容,一模一样的名字,可终究不是自己心爱的那个林念了……

    他该如何是好?!

    他该怎么找到真正的林念?!

    半饷之后,离渊沉了沉眼眸,恢复了以往的神态,唤来了柏飞鸿。

    “最近朝堂上情况如何?”离渊问道。

    “主子,自从您昏迷之后,这朝堂可谓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啊!”柏飞鸿感叹道,随后在离渊疑问的目光当中缓缓道来,“首先这三皇子被皇上派去边境剿匪,可到一半传信回来需要增援,于是皇上又派了大皇子去支援,如今这两人在边境是斗得个你死我活的。”

    “而狮城里面,皇上已经大大的削弱了林辰逸和林良翰手下的势力,他们手下的官员,纷纷爆出不少罪行,全都被皇上给处刑了。除此之外,就连两位皇子名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