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如此,看着躺在床上,连动都懒得动弹一下的叶诗美,王风很清楚,自己这一次闯的祸,恐怕还真不是那么容易摆平的。

    开什么玩笑,大清早的,什么都不说,叶诗美就是敲下门,王风就将她给放到了床上,然后直接就给推了,虽然最终生米没能煮成熟饭,但是冰清玉洁的小脸,保存了二十几年的初吻,纯全都在这一个早晨,几分钟的功夫内,被王风无一例外的给夺走了。

    没有谁知道,叶诗美的脑海之中,这一刻究竟是在想些什么,也没有谁知道,叶诗美接下来会做些什么。

    见到卧室内的气氛已经是相当的尴尬了,王姨很知趣的退到了卧室外面,房门没关,王姨也没有走远,显然是为了防止王风再一次对叶诗美施暴。

    “叶~~~~叶总,我~~~~”床上的叶诗美,没有哭泣,眼眶里的眼泪虽然一个劲儿的打转,但却愣是没有流下来,叶诗美还是叶诗美,不管遇到什么,都是那么的坚强,以至于连王风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开口的好。

    “抱歉。”虽然王风的心中有很多的话想要对叶诗美说,或是负责,或者解释,甚至于最不济,也有一句安慰,可是,当千言万语到了王风的嘴边之后,一想到平日里就那么厌恶着自己的叶诗美,王风只能憋出这么两个字来。

    双目微扬,叶诗美依旧躺在床上,目光却是落在了王风的身上,就这么死死的盯着,很久很久,叶诗美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接受,打骂或者报警,只要能让叶总消气,都可以。”说实话,叶诗美的这个眼神很可怕。

    一个女人,若是她还愿意同你拌嘴,吵架,或者一言不合就动手,至少,那还是证明了你在她的心中有那么一丝的地位,就算再不济,她也还愿意对你动手。但是,当一个女人连最基本的开口说话都免了的话,那就已经能够说明很多问题了。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心死吧?

    人生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心死,同样,还有一种悲哀,那就是摸过于一个很重要的人,对你心死。

    显然,叶诗美属于后者。

    可即便如此,尴尬的气氛并没有与之消散啊,不管是王风还是叶诗美,一个处于尴尬状态,一个处于愤怒状态,可以说,两人在这个节骨眼都选择闷声不吭,只能让事情一直拖下去。

    “啪!”

    叶诗美没有继续沉默下来,从床上站起身子,冰冷的目光依旧没有任何感**彩,走到王风的身前,直接扬手就是一巴掌。

    刹那间,王风的脸上,五个鲜红的手指印跃然而上,脸上传来那股火辣辣的感觉,才让王风感觉到了疼痛。

    只是,王风再次看着卧室的时候,叶诗美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呼~~~~”良久,王风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看着地上依旧鲜红的而且已经干涸的血迹,床上却又消失不见的黄小蜂的白小狸,这一切,给王风的感觉是那么的恍如梦境,却同时又是那么的真真切切。

    “我这究竟是怎么了?”王风摸着还稍有几分疼痛的后脑,又轻触了一下脸颊上的红手印,王风感觉自己的脑子相当不够用了。

    从昨晚修练一直到今天发生这么一档子事情,王风都感觉自己时而清醒时而迷糊。

    就好像早在才开始入定修练得时候,王风明明是能够感受到身体的异样,以及叶诗美和王姨在饭厅内举动。

    可是,当‘十香续命丹’的药效开始暴走之后,王风整个人却是接连吐血,以至于加上后面的白小狸作祟,更是让得自己直接昏死了过去。

    醒来之后,一切照旧,丹田内的真气恢复满了,并且还掺杂着‘十香续命丹’的药力,体内的神秘小东西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离开了肚子,成为现在的白小狸。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