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

    藤虎一再的向着付云点头歉意道:“请相信我,我一定会偿还的。或者……我可以用其他的东西来抵偿这次的赌债。”

    “哦?”

    付云漏出一丝皎洁的微笑道:“请问先生准备拿什么来抵偿呢?”

    藤虎将手伸进衣服中摸索了好一阵,才拿出一个袋子道:“贝利如何?我有很多的贝利,离开这个国家,这些贝利还是有很多用处的。”

    果然……

    跟付云料想的一样,没这么的容易从藤虎这里讨到好东西。

    微微的摇头,付云拒绝道:“这未免也太狡猾了吧?贝利我也有很多,可这种东西完全无法等价抵偿我们现在的赌注,毕竟此刻贝利只是一堆废纸罢了。”

    “可是……”

    藤虎极度为难道:“我现在已经身无长物了。”

    付云继续摇头,像极了欺压贫农的老地主道:“不!先生可以教我剑术的!”

    藤虎身上突然没有了那种谦卑,仰面望向屋顶,虽然他本就什么都望不到,良久后才叹息道:“拔刀杀人本身就是一件不对的事情,何必要学这种本来就不该学的东西,然后去做本来就不该做的事呢?”

    语毕,藤虎已经站起身子,转身向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先生,赌债!”

    眼见藤虎已经没有与自己聊下去的打算,付云心下大急,连忙提醒。一旦这个时候让藤虎离开,下次他真的还自己一块面包,那可就真的亏大了,再不济付云也要换点别的东西。

    不过……

    付云还是不愿就这样放弃,继续尝试道:“刀从不杀人,只有人杀人!”

    “那就更该教人以畏惧之心,而不是杀人之术!”

    藤虎依旧步履沉稳,丝毫没有停留的意思,如果不能在藤虎走到二楼前让其停下来,付云清楚自己就真的前功尽弃了。

    思路飞转,付云马上反问道:“那么先生是因为什么拔刀呢?世间若有不平事,淡漠视之任人愁吗?”

    藤虎的脚步终于顿了一下,却依旧没有回头道:“但是……小哥未必会和老夫以相同的意志拔刀吧?”

    以相同的意志拔刀!

    这种事情付云真的没有想过,可认真回想的话,藤虎以后要走海军之路,而自己注定要走海贼的道路。

    虽然都是为了善良和正义,但意志终究还是有差异的。

    付云下意识的想说“会”,因为他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很重要,决定着藤虎是否会传授自己剑术,可本能的思考下,还是让付云有了一秒的犹豫。

    而这一秒……极为致命!

    在一个终日以听觉识人和拥有强大见闻色霸气的盲人大师面前,本心极难隐藏,此刻更是不用开口,藤虎已经知道了答案。

    如果付云非要强行给出一个肯定的回答,反而会让间隙更深,藤虎也没有等付云回复的打算,脚步坚定的迈上了阶梯。

    花费了这么多的努力,最终还是功亏一篑,付云真的有些怀疑到底是自己方法不对,还是真的血统有问题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付云决定最后再拼一把,扯开自己极为难听的嗓音唱道:“猴儿大王最爱穿红衣,昨晚受邀参加惠比寿祭,鲷鱼汤与烧烤小鲷鱼,吃了一碗,再吃一碗,吃到第三碗已经没菜了……”

    几乎从付云唱出第一句开始,藤虎已经完全停下了脚步,身体也渐渐转过来,极力睁着自己泛白的双瞳,想看清唱出这首歌的少年到底什么模样,却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直到付云唱完最后一句,藤虎都雕塑一般的站在那里,良久没有发出一丝任何的声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