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方天地,风云变幻,一道小小身影沐浴着紫色雷电的洗礼。

    他手持长枪、胯坐赤兔,口中发出震颤云霄的稚嫩呼啸声:

    我——刘刘、刘至尊!又重生了!

    ……

    春光明媚,上午九点左右。

    花椒镇,绿湖小学,六年级教室……

    粉笔灰顺着黑板漱漱飘落,一行行字迹娟秀的词语浮现黑板上。

    “老师,这儿有人睡觉!”

    突兀,教室左后方传来动静,黑板上的粉笔略微停顿,紧接着快笔疾书……

    “嗨、嗨嗨,刘至尊,快起床啦!”

    哈喇子快溢满一课桌,刘纹畅先是感觉被左边的同桌推了两下,随即感觉右边耳梢一疼,哆嗦着睁开惺忪睡眼。

    视线由朦胧转为清晰,座位右边巷道旁,亭亭玉立着一名女教师。

    她很年轻,大概二十来岁,白皙手指向前伸出,呈微捏姿势。

    “放学了吗……,李……李老师!”

    李钰,绿湖小学六年级(3)班班主任,平时性格文静,担任语文教师。

    可一旦发起飙来,体育老师也顶不住。连带隔壁班级的,见她都怕得要死。

    “刘纹畅,你这学期咋回事?是被瞌睡虫附身了,还是咋滴?”愠怒娇斥两句,稀疏偷笑声自四周起伏回响。

    李钰用眼神儿环顾镇压,遂蹙眉:“你,先到教室外边儿罚站去!”

    “噢…”抹掉唾液站起身,刘纹畅一张小脸儿涨得通红,在全班幸灾乐祸的余光目送下,溜出教室,如释重负。

    刘纹畅,青河县花椒镇人士,九七年生,今年(二零一零)十二岁。

    因初受重生流小说毒害,立志当一名文学家,写出一本流传千古的作品。

    “嘿,纹畅!你被人打小报告了!”

    刘纹畅刚到教室外靠着墙壁站好,走道中,一名壮实男生正蹲地走鸭子步,路过三班教室时,冲他嘻嘻笑。

    这男生叫周双,人唤周二娃,喜欢调皮捣蛋、经常被罚,整个六年级中,就他称王称霸,无人敢招惹!

    “二娃,这都快下课了,你咋还罚着呢?要我早跑了,你真像个怂包!”

    “怂?笑话!”闻言,周双嗤笑一声,偷偷靠拢过来:“是我坐不住、不想听课,主动向辉哥要求的加倍锻炼身体!”

    三班教室窗户外,一个站着,一个蹲着,两人窃窃私语。

    临窗的几名小学生,无不对刘纹畅投去一道羡慕、嫉妒目光,他凭啥就能跟周双和平调侃,甚至获得其庇护呢。

    “喂,是谁那么缺德,打我小报告?”

    闲聊几句后,刘纹畅轻踹了蹲着的壮实男生一脚,自己也反挨了一拳头。

    周双是他的远房表亲,有这层关系在,二人私底下自然合得来。

    “还能有谁,就你同……”

    “周双!你是想调到咱们三班来吗?”

    话音未落,三班教室突然门开了,传出一道杀气腾腾的冰冷声音。

    直把两人吓得寒蝉若禁。

    “李老师…好!”

    冲门口那道身影挤出一丝干笑,周双摆手表示不想后,赶紧溜回了二班。

    回到二班,他乖乖坐好、认真听讲,倒是令二班班主任徐辉,颇为诧异。

    “同什么…,同桌!?”直到教室门在冷哼中合上,刘纹畅的呼吸才恢复正常,仔细推敲出周老表丢下的半截话。

    赶紧偷偷从窗户边,望了教室里面一眼。只见,某齐刘海女生趴在桌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