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谢,其实~~~~我叫好人!”

    中医的名声,就这样一步步的让人抬高了。

    “砰!”一声巨响,加图索狠狠地将一个花瓶给摔烂了。

    “混蛋,怎么会出这种事的?里奥斯,你是怎么办事的?”加图索怒吼道。

    在他面前的大屏幕上,里奥斯显得有点狼狈,不过听了这句话后,却叫起了撞天屈:“主教大人,你也应该看到了,出事的那些人都是你的心腹,而我这边的人可没有出事,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问题,我也正想请教你呢!”

    “你说什么?你怀疑我陷害你?你特么的是猪么,我会在这种事情上跟你过不去?”加图索大怒,说道。

    “我可没有那么说,但是这件事的确是非常奇怪,为什么这么秘密的行动都会让人知道?”里奥斯沉思道。

    他的态度就是说,这件事不是我的错,要说错,也是你那些人的错,跟本人无关。

    加图索有点无奈了,里奥斯这一个反击太猛烈,以至于他根本就找不到理由去责怪对方。

    而正当他在沉思时,教堂的门让人推开了,几个中中年人怒冲冲地走了进来。

    “加图索主教,这件事为什么会发展到现在这样?”来人中,走在前面的那个人阴着脸说。

    “格罗斯先生,这是一次意外!”加图索长叹一声,说道。

    这几个人一来,他就觉得自己的头特别疼,如果不处理好,自己这个位置就保不住了。

    “我希望你的解释会非常合理,否则你知道后果的!”格罗斯冷笑道。

    “我认为,那些华夏人中,肯定有高手!如果不是这样,他们不可能会识破我们的计划,并做出了完美的反击。”加图索脸色凝重地说。

    “这是一句废话!”格罗斯无情地耻笑道。

    加图索很想给他一拳,这混蛋居然一点面子也不给自己,简直就是太过分了!

    但是,他现在还真不能发火,这几个人都是西医领域的大人物,教会很大一部分的钱都来自于他们那里,如果自己不能解决他们的问题,那等待自己的下场,就是让弹劾!

    别看自己现在是一个很风光的红衣大主教,但是跟自己同样地位的也有好几个,而且一个个都对自己现在这个位置很感兴趣,如果自己真得罪了这些药商,后果将会非常严重。

    换言之,这些药商就是自己的衣食父母,是千万不能得罪的!

    但是,他现在还真拿不出什么方案来解决问题,这下子,他真是慌了。

    真相大白后,义诊继续进行,那些病人知道自己刚才冤枉了这些中医后,心里都是非常内疚,看病的时候对医生一直说着对不起的话,让柳知等人都是非常感动。

    叶轩却没有马上投入到义诊中,因为电视台还在采访他,不只是一家,整个驻斯徳哥尔摩的电视机构都派出了人的,专门采访这个名震天下的神医。

    “叶医生,现在中医达到了什么水平?比如说,你们中医能不能治一些比较棘手的疾病?”一个记者问道。

    “怎么说呢,我们中医看病都是讲究望闻问切的,如果我对着空气说什么病都能治,估计也不会有人信,对吧?所以,虽然我有信心治好任何病,但也是得看具体病症的。就比如说,我如果说能治好一个癌症病人,可是你将一个垂死的病人带来,那我也有可能没有办法,对不对?”叶轩微笑道。

    “叶医生果然是快言快语!不过,你真能治好癌症病人么?”一个记者问。

    “我不敢说百分之百,但如果是在发病的中前期,我可以基本保证能治愈;如果是后期,那就要看具体情况了。我们华夏有句老话,叫药医不死人!是什么意思呢?意思是说,这是指我国古代的一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