鞭炮声响起,又是一年大年到来。

    舒翔宇夫妇看着春风家忙着接年接祖先,感觉无比的新奇。红叶和甜甜在厨房帮着黄秀群,红霞二人也在一旁不时帮着春风,更多的是问春风这样是代表着什么意思。

    春风一边对他们讲解着,一边点上香蜡,给摆着的酒杯里倒着酒。接着端来垫着沙土的破铁盆,把火纸点着。点着着火纸后让红霞帮往里添着火纸,他则拿着一挂鞭炮,搂着两个礼花到院门外放着。

    “娘,您和红叶可以过来磕头了!”放过鞭炮礼花的春风,走到大门口,对着厨房里的娘喊道。

    楼房里的火纸一烧,烟难以立马散出去,红霞几人这会被呛的跑出了大门外。

    “春风,里面的烟太熏人了,这眼睛有些睁不开。”红霞揉着眼睛说。

    看着满屋的烟雾缭绕,春风把大门打开一些缝隙,对着红霞二人说道:“你俩把大门关这紧,肯定难以出烟啊!这楼房本来就不好出烟,你们得给门开些缝隙。”

    “不是你刚才说,不要把大门开着,不然有风把纸灰都吹起来了吗?”红霞对春风疑问道。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忘了招呼不能关太紧,大门要开些缝隙,这样才合乎接年接祖先。就像我们请人吃饭,你把门关着,你让客人怎进去吃?”春风又对红霞几人说着这种习俗的规矩。

    “春风哥,你又在对红霞姐吹什么牛啊?”跟着黄秀群一起过来的甜甜,笑问着春风。

    “我这不是对红霞姐他们说,关于我们这里的习俗嘛!”春风回答着甜甜。

    “红霞姐,你们问他干嘛?他这不也是娘教他的,你们问娘才对。”甜甜说完,对春风一副看你能,我就不给你表现的机会。

    “呵呵!你就爱和春风斗嘴。走,俺们进去磕头。”看到屋里烟散的差不多后,黄秀群走进去,恭恭敬敬的跪在火纸堆下方磕着头。

    接着春风和红叶、甜甜他们三人也一样磕着头。

    “春风,我们也要磕吗?”红霞几人跟进来问道。

    “这是接年,你们可以磕,保佑你们一年平平安安,做事顺心。等下接祖先,你们就不用磕了。”黄秀群对红霞说到。

    “小冉,那我俩可也要磕头。”舒翔宇夫妇平时就喜欢拜佛祈愿,希望家人平平安安,事业顺心。这会听黄秀群如此一说,赶紧对小冉说到。

    看着舒翔宇夫妇像模像样的磕头,黄秀群觉得这亲家还真家常。估计要是别的这种身份的人,肯定不会跟着他们一起这样磕头接年。

    看着老板夫妻俩都磕头了,红霞和秘书二人也赶紧跪下磕着头。

    “娘,这屋里烟味太浓了,我们还是先去外面吧!”甜甜熏的有些直淌眼泪的说道。

    “嗯!你们先出去,俺再来给杯子里倒满酒。”黄秀群说着,恭敬的拿起桌子一旁的酒瓶,给桌子上摆着的碗筷旁酒盅里添着酒。

    舒翔宇几人受不了屋里的烟熏,赶紧走出了大门。

    等春风和娘一起出来,甜甜拉着春风问道:“春风哥,怎么今年屋里烟这大?我记得去年这样的时候,我们就感觉屋里一点点的烟啊!”

    春风笑着说:“去年那是老屋,屋顶都是瓦片有缝隙,烟都从屋顶缝隙出去了。今年这是楼房,烟一时出不去,都闷在屋子里,肯定就熏人些啊!”

    “我就说呢!怎么今年这样熏人。”甜甜这会才明白过来。

    接完祖先,春风和甜甜一起收拾着桌子,红叶忙着清扫地面。

    厨房里黄秀群忙着做午饭,陶苒这会也走进厨房,说帮着黄秀群一起做菜。

    “亲家,这到处都是油,怎么能让你来帮忙呢!”黄秀群连忙说到。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