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自家家里好,冬暖夏凉!

    刘毅瑟缩在自己的被子里,一只手拿着竹笺看着最近的情报,心里有些无奈,新野城的人力都被他派去修城墙或是制作弩箭,就算有空闲的人力,这个时候为了满足私欲而建造一座房屋什么的,多少有些说不过去。

    当主帅就这点儿不好,得以身作则,得跟部下们同甘共苦,尤其是环境比较糟糕的时候更要如此,没有为什么,只是要照顾部下的情绪,这也是刘毅不太喜欢领兵的原因,遭罪!

    “亭侯,探马来报,曹军三路大军正在向新野汇聚,另外宛城方向还有大量曹军向这边集结,总兵力怕不下五万!”廖化看着刘毅,表情凝重的道。

    “五万?”刘毅摇了摇头:“你也太小看曹操了。”

    “此言何解?”廖化不解的看向刘毅。

    “你没发现吗,曹仁的部队是越大越多,而且另外几处战场上也是如此。”刘毅叹息道,昨天曹仁攻城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个问题。

    根据一开始的情报,曹操兵发三路,三路大军都是一万人马,打了这么多天,双方互有折损,但曹仁麾下的兵马反而更多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其他方向的溃兵被曹仁收了,但根据情报来看,其他两路曹军主力并没有出现兵力减少的现象。

    也就是说,曹操在通过一些小手段,在刘备军的情报人员无法察觉的情况下,悄无声息的给前线增兵。

    “曹操能够调动的兵力其实很多。”刘毅掰着指头算道:“曹操跟我们不同,家大业大,虽然他要用兵的地方同样多,但愿意挤的话,肯定能够挤出一些来,比如说洛阳的兵马,许昌那边也能抽调出一些来,再远就不说了,这么短时间,曹操也抽调不过来,但眼下,整个南阳,曹军的兵马怕是不下十万。”

    “十万?”廖化有些震惊的看着刘毅。

    “曹操早就来到南阳着手准备,肯定还想重夺襄阳,你不会真的以为,南阳只有那四五万兵马吧?”刘毅看着廖化吃惊的样子,摇头笑道。

    廖化心里有些发沉,刘备在南阳投入的兵力有多少?襄阳出来的,满打满算也就三万,加上从上庸方向派来的援军,能够五万就不错了,至于更远的,刘备一时间也调不过来,也就是说,曹军的兵力,此刻是他们的两倍甚至更多。

    虽然说两军交战,数量未必就能决定最后的胜负,但不可否认的是,数量的多寡,在很多时候,都能把优势占尽。

    “这是什么表情?”看着廖化的样子,刘毅失笑道:“别这样,我们有我们的优势。”

    廖化苦笑道:“亭侯说的是地利么?”

    “这只是其中之一,曹操在南阳相当于远征,后勤补给方面甚至不如从关中往汉中打,不过曹操在此经营数月,粮草问题并不是致命的,甚至说不是问题。”刘毅摇了摇头,南阳是飞地不错,但这块儿飞地其实不远,加上南阳也有一定的补给能力,所以这个问题是问题也不是问题。

    “关键在人心!”刘毅眯缝着眼睛,他一开始是不太明白庞统的打算,但到了南阳之后,就明白了,庞统根本没想过在正面战场上彻底打赢曹操,他的目的,是曹老板的后方,或者说这南阳的世家豪强。

    曹操在南阳是真的不得人心,新野令跑去朝阳,那李袞二话不说便选择了投降,虽说眼下朝阳便是固守也守不了多久,但李袞如此轻易便选择了投降,而朝阳军民几乎没有任何抵触,足矣证明曹操在这片土地上有多不得人心。

    看着廖化一脸懵懂的样子,留意额摇了摇头,挥手道:“且下去休息吧,今夜曹军当不会来攻,军侯的兵马明日便能抵达,你且做好准备!”

    “喏!”廖化躬身一礼,告辞离去。

    刘毅把手中竹简放下,裹着被子躺下,他心态这些年也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