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疼的无以复加。

    “怎么了?”赵彦峻问。

    叶子君尽力克制自己,可是她的身体还是忍不住的颤抖,她觉得浑身冷冷的如坠冷窖,那股寒气从心底蔓延开来,直至全身,她被冻住,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女人,搂着他的胳膊,慢慢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君子……”

    赵彦峻又叫了一声,“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叶子君看见他将两条毛巾放入推车里,那个女人不知在和他说些什么,他将手机换到左手上,无奈的伸出右手,揉乱她的发,宠溺的仿佛他们是深爱的情侣般。

    叶子君只听见自己冷冷的声音:“皮皮的狗粮快吃完了,回家的时候,带点回来吧……”

    “皮皮真是越发的能吃了,我知道,我回去的时候,会记得了……你还有什么要买的吗?”

    “没有了……”

    那个女人走着走着,忽然好像被什么绊到似的,身子猛地往前倾,赵彦峻反应及时,拦着腰,将她抱住,她就那样的依赖在他的怀里,过了好一会儿,他的手臂还在她的腰上,他们并肩走到宠物区,赵彦峻拿了几袋狗粮下来,他们就推着车,彻底的消失在她的眼前。

    叶子君拿出手机,拨打了苏馨颜的电话,只说了今晚要去她哪儿过夜,就挂断了。

    叶子君冷冷的望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就独自一人进了电梯,在电梯门即将关上的那一瞬间,她又看见了他们,那个女人踮起脚尖,伸手,为他整理有些凌乱的发,赵彦峻笑着体贴的低下头,赵顺的仿佛不是她所认识的他。

    在赵彦峻抬起头,即将看到电梯里的她时,电梯门已经“叮”的一声,合上了。

    电梯快速的下降,那光电组合的数字不断变动着,让叶子君有些心焦,金属的墙壁像镜子一样明澈,倒映着她的表情有些扭曲,她掏出手机,快速的关机。

    叶子君没有将车开走,只是拦了辆的士,就往苏馨颜家的方向驶去。

    苏馨颜打开门,就看见叶子君失魂落魄的站在门外,目光毫无焦点,她握住叶子君的手,冷冷的一点赵度也没有,苏馨颜赶紧将她领回屋子,又泡了杯生姜茶给她暖手,叶子君喝了几口生姜茶,惨白的脸色,才慢慢的恢复正常。

    “怎么了?刚刚分开的时候还好好的……”

    叶子君摇摇头,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一个劲的喝茶,苏馨颜不停的给她泡茶,直到喝了第五杯,叶子君才开了口。

    “今晚,我就睡在你这儿,你不介意吧……”

    苏馨颜有些担忧的看着她:“介意倒是不介意,只是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这样,我真的很担心,是不是赵彦峻那家伙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可是他现在应该在公司,也做不了什么啊?难道是宋俊彦?还是……”

    “你不要猜了,我没事,只是想理清楚一些思绪而已,在家里,不方便……我有些困了,先去房间睡觉了……”

    “恩……”苏馨颜看着她进了房间,无奈的叹了口气。

    叶子君躺在床上,明明脑袋疼的要炸开,明明心累的要死,可是却怎么也睡不着,只要闭上眼睛,满满的都是赵彦峻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场景,她知道自己一直在大滴大滴地淌眼泪,她不想软弱,可是,心却抑制不住的疼。

    苏馨颜开门进来的时候,就听见叶子君刻意压低的哭泣声,她将手中的红酒杯放在床头柜上,看着叶子君的泪流满面,也有些不知所措了:“君子……你到底怎么了……你别哭啊……你这样的话,我也会控制不住的……”

    “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叶子君自言自语,她是真的慌了,曾经觉得无所谓的事情,却因为他慢慢的走进自己的心,而不停的折磨自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