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噗……郝梅若,你!……”

    哗啦的一阵水声过后,祝允明挣扎着在水里坐了起来,又惊又怒地瞪着梅若。

    幸亏是在浅滩,水深不到半米,水流也不急。不过,足以让落水的人全身湿透。

    意识到自己又对祝大公子动手了,梅若先是小心肝一紧,然后对着落汤鸡似的他,‘噗嗤’笑出声来。

    片刻后,梅若踩着石桩回到岸边,祝允明也趟着水,往岸边走。

    “哈哈!”看着发梢直滴水的他,梅若又忍不住乐了。

    “你还笑,快拉我一把!”祝允明把手伸给她,“我肯定是上辈子欠你的,总是被你欺负。”

    梅若拉他上岸,然后甩开手说:“是你自找的,谁叫你……招惹我的!”

    祝允明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真是狗咬吕洞宾,我刚才是帮你,怕你掉水里……”

    额,至少本意是如此。虽然后来……有点情不自禁。

    “我也不是故意的。刚才完全是条件反射。”说到这,梅若扬了扬下巴,“我可警告你,以后最好别惹我。我才学了防身术,你以前都打不过我,现在更别想了!”

    “我打不过你?”

    祝允明瞪圆了眼睛。这女人真不知好歹,他一直让着她,根本没想真跟她动手,不然,当年能让她打得眼角上方缝了两针吗?

    不过,看着心情大好的她,他突然觉得自己吃点亏也值了。还想再说什么,鼻子一痒,连续打了两个喷嚏:“啊糗、啊糗!”

    “别?嗦了,赶紧回家吧!”

    梅若顾不上得意了。落水的滋味她是切身体会过的,河水冰凉,即便是大夏天,也容易感冒。

    见她脸上透出难得的关切,祝允明

    心头一热,他突然抓着她的手,想说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你干嘛?”

    由于他的手冰凉,少了些许男女授受不亲的尴尬,梅若没有立刻甩开他的手,只凝着眉、疑惑地瞅着他。

    虽然曾经同桌好几年,梅若其实从未认真打量过他当然,大眼瞪小眼的情况除外。此刻如此近距离、如此平静地看他,她突然发现,她的旧同桌长得蛮祸害小女生的。

    季文轩属于清秀中带着英气的,给人以清冷的感觉;而面前这位,细眉、菱唇、狭长的眼线、略显小巧的鼻梁,俊秀中带着柔媚,让人觉着温润可亲。

    梅若正想讥笑他长相中性,又注意到他左眼角上方的淡淡疤痕那是她的“杰作”。

    想想当年的事,虽说是他招惹她在先、害她挨了父亲的耳光,可毕竟,她差一点就打瞎了他的左眼。再者,父亲是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怨不得别人。

    这么一想,梅若心里突然有些过意不去,于是说:“以前的事就别提了,都过去了。不管怎样……祝允明,今天,谢谢你!”

    他刚才的那番话,给了她很大触动。她从未想过,她最讨厌的、视之为唯一敌人的人,竟是最了解她的人!

    “那我们……是朋友了吧?”祝允明激动地抓紧她的手。

    梅若眨眨眼:“算是吧,如果你不再欺负我!”

    额,似乎每次发生肢体冲突,都是她占上风。这么想着,她纠正说,“不再捉弄我。”

    “你要是拿我当朋友,我自然不必……”再用那种幼稚的方式吸引她的注意。

    祝允明还想再说什么,又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

    梅若忙说:“别耽误了,赶紧回去吧。”她说着,四下一望,“去桥头吧,那里好打车。”

    “等等!我这个样回去,我外婆还不得担心死啊?再说了,从这到我外婆家,最快也得2-->>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