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阳光自东方升起,露水凝在枝头,清澈圆滚。范阳北郊一片寂静,庆王孙沛斐带着人马策马奔驰来到别院外,翻身下马,别院外如玉的柳树烟织成云,无一丝鸟鸣。孙沛斐踏着露水,念及心头深藏的一缕红颜,心头微软,上前叩响朱红大门门环,大门“咿呀”一声从内推开。

    孙沛斐踏门而入,朗声唤问,“曹先生?”

    深院寂静,无人应答。

    孙沛斐左右张望,见庭院深深,无一丝人影,心中忽的生出一丝不祥之感,沉声道,“退后。”话音未落,廊下园门传来踏踏脚步声,一批披满甲胄的兵丁带着悍勇的杀气从隐秘藏身处涌出来,手中执着雪亮的刀戟。

    孙沛斐登时怔住,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明白过来自己的处境。兄长以顾氏的《春山花鸟图》为饵,将他诱至此处。埋伏了数百兵丁截杀于己。自己身边不过带着十数随从,落入包围陷阱之中,可谓绝无生理。

    面对如此危险的境地,他沉下气来,朗声笑道,“不知大兄可在,可否出来相见?”

    院中众兵丁即刻沉默,过了片刻,雪亮的刀戟锋芒收住,一身鲜亮甲胄的孙沛恩从内分众而出,面色复杂,“二弟,今日我在这儿设下了数千伏兵,将此地围的里三层外三层,连只苍蝇也飞不出去。你便是插翅也逃不出去,还是放下手中刀剑投降吧!”

    孙沛斐朗朗笑道,“你我兄弟一同长大,虽非同母,但总算有些情谊。没有想到今日竟落得如此刀剑相向的地步。大兄以此杀局待我,莫非心中竟半点不存你我兄弟之间的情意么?”

    孙沛恩闻言面上愧然之色一闪而过,这是他的幼弟,他虽厌恶他的母亲曹氏,可是自小看着从一个小小的团子长大,如何能没有一丝半些儿情意?可是江山权利的诱惑这般迷人,能够泯灭世间所有的情感。冷硬了自己的心肠,激起一股愤怒之情,“情谊?当年我亲母为你的娘亲所逼无辜病亡,谁又曾顾念过我们母子的情谊?江山基业,成王败寇,你我兄弟之间争夺江山,早已你死我活,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兄弟之情?再说了,”他念及将孙沛恩诱至此处的方法,切齿冷笑,

    “你身为人弟,却觊觎兄嫂。那幅《春山花鸟图》是谁人所画?你又为了什么撇开了苏鲁扎独自赶到这北郊别院。个中情由,还用我再说么?你做下这等罔顾人伦的事情,心中对我这个阿兄又何曾有半分尊敬之情?”

    孙沛斐闻言愕然,朗声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对郡主确有倾慕之意,这份感情却发乎情止乎礼,从未有半点逾越。今日摆下这等阵仗,显见得不死不休,什么话语都是废话。动手吧!”

    孙沛恩挥了挥手,大声吩咐,“上!”

    北郊的春天春风清许,深重的血色浸透了别院的泥土。孙沛斐抽出腰间佩剑,奋力抵抗敌兵。然而敌兵如同潮水一样的说,杀也杀不完,胸腹之间中了一刀,两刀……倒下的时候,记起了那个夜晚,顾令月躺在金丝檀木小榻上,面色雪白,咬紧了绯唇,整个人冰冷的像铁一样。伤心难过到了麻木的时候,紧闭唇齿不发一声,连一丝落泪也无。

    她是这样美好的女子,该当活在春风沉醉当中,享受最美好的生活。她不应该消亡在北地的风雪里,一点点静默下去,沉郁无言,如同失了水土的花朵,最后得到凋亡命运。他向往那春暖花开的生活,希望和她携手共度。但天意弄人,他和她从开始就错过,一生中无并肩资格。自己曾在午夜梦回之际成百上千次的惦记,但真正论起来,在现实生活中,和她共同拥有的,只有那两个共处的夜晚。他坐在旁边,静静的望着她,于己不过片刻时间,也就是属于他的地老天荒了。

    虽然,她对自己的情感几乎从不知晓。自己这一生连一句倾慕之语都不曾真正向她倾诉。

    孙沛斐一行护卫不过十人,很快就被诛杀在当地。春风吹彻北郊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