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少爷。”

    一名穿着燕尾服的下人急匆匆的进入到间精致豪华的房间。

    “什么事情?”

    钱少对着瓶蓝色玻璃管琢磨着,这是瓶能快速治疗伤势的治疗药液,是用多种药材提炼出来的,非常受外出厮杀的战队欢迎。

    他们钱家在十三区能拥有非凡的地位和财富,靠的就是销售这些药水来获利。

    而金满楼,不过是副业罢了。

    “战火小队的胡烈在玫瑰厅被人废掉了。”

    “废掉了?”

    钱少挑挑眉,诧异道:“他是中级武者,还参与过猎杀噬铁虎的战斗,实力强劲,还有战火小队撑腰,谁有胆量和实力去废了他?”

    “小的也不认识,不过听人别人叫他秦队。”

    下人在通讯器上按了下,一个虚拟影像投在空中,正是抱着安安的秦夜月。

    “是他?”

    钱少眉头微蹙,这个肌肉无力,气势全无的人有能废掉胡烈的本事?

    “去,调查他的来历。”

    “这下有的闹了。”

    …………

    当胡烈被战火小队的人接回去后,整个战火小队的人都怒了,枪支刀剑纷纷开始上膛擦拭。

    “哥,我这真的没办法恢复了吗?”

    洁白的医疗室里,全身插满医管,包裹的犹如木乃伊的胡烈醒来,得知自己全身骨头碎了五成,脸色不由变得极为苍白。

    胡烈的大哥胡龙,也正是战火小队巅峰强者半只脚已经踏入武师境的胡队,面对胡烈渴望的眼神,他嘴唇颤了颤,“阿烈,以后你就在队里好好养伤吧,大哥会安排妥当的。”

    胡烈眼角青筋暴起,他转动眼珠盯着白大褂的医生,嘶吼,“张博士,你说,你说。”

    张博士沉默下,摇摇头说道;“如果只是骨头碎了,哪怕是碎成十几节,我也能想办法拼接替换掉。”

    “但是,你现在的骨头却碎成几千碎片,纷纷扎到肌肉里面,这已经不是骨头断裂的问题了,如何清理出来这些骨渣才是最大难题,这些骨渣在身体里,以后一举一动将带给你刀割肉之痛。”

    张博士叹息道:“就是这些骨渣数量太多了,除了将躯体剖解成碎渣,才有可能清理完,就再无其他办法,而躯体解刨成稀碎,你也就没法存活了。”

    “不,不,不。”

    胡烈嘶吼,激动的刚欲起身,身躯内犹如万刀斩身的剧痛袭来,他猛地发出凄厉惨叫,僵直的躺在床上。

    既然如此,那我便...让你剩下的日子只能忏悔!

    半响后,他双眼无神的仰望洁白天花板,脑海浮现出那道冷漠的脸庞。

    我不甘,我不甘心!

    …………

    病房外的胡队脸色从始至终都无比难看。

    大灾变来之前,他有着幸福和谐的家,大灾变之后,就只剩下这么个弟弟了。

    在大灾变的暴动中他被人断了男人之根,以现今医术也无法无中生有再长出来。

    他的弟弟,最后的血亲,乃是唯一能延续胡家血脉的人,日后有望在这片混乱的世界里重新打造胡式家族的最后希望。

    而现在,这个希望动弹不得,也意味彻底废掉,胡家血脉就此断了。

    “秦夜月!!”

    胡龙走出院子,凝视秦夜月方向所在,眼中尽是阴冷杀意,“你伤我弟弟,断我胡家血脉,我必要将你千刀万剐。”

    “老大,这个仇不能不报啊,要不要我带着兄弟们直接冲过去将他抓回来?”

    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