卉敏终于站在了巨兽的前面。

    “吽吽吽…”这只厚甲兽慌张的来回跺脚,但它不敢冲锋,因为那么多强大的同族就这么死在了它的前面。

    它现在吓得胆子都要爆炸了。

    不过卉敏其实也慌得一批。

    这是她第一次直面巨兽!

    虽然只是下位巨兽,但那种压迫感依然压的她喘不过气来。

    巨大的体型,压倒性的力量!

    卉敏的手心都是汗。

    “如果害怕的话,就挥出你手里的剑。”剑术老师的声音在她的脑里响起。

    连恐惧一起挥出去!

    卉敏握紧了手里的重剑,心里一下子稳定了一半。

    “只是巨兽而已。”她给自己打气道。

    “只是一只,下位巨兽…”

    对面的厚甲兽终于崩溃了,它嘶吼着,不管不顾的冲了过来。

    “只是…”卉敏握着剑,呆呆的看着越来越近的厚甲兽。

    最关键的一刹那,她居然走神了!

    一面光盾在关键时刻出现在她的面前,那只厚甲兽被直接弹了回去。

    “不要想太多!”晨喝醒了卉敏。

    “是。”卉敏终于回过神来,她握紧了手中的剑,羞红了小脸。

    “什么都不要想!”晨又一次提醒道。

    “是!”卉敏被点醒过来;她狠狠地吐了一口气,然后静下心来。

    不知不觉间,大剑已经到了最佳的位置;她微躬着身体,摆出冲锋姿势。

    “杀了它!”晨冷冷的声音响起。

    “杀!”卉敏大喝一声,然后大力的踏着地面,朝厚甲兽冲过去。

    “吽!”厚甲兽也回过神来,凶狠的朝卉敏冲了过来。

    “碰。”双方碰到了一起。卉敏在碰撞前的一瞬间朝右边偏了偏,大剑划过厚甲兽的表皮。

    虽然没有面对面对冲,但厚甲兽身上传来的那股巨力还是差点把卉敏手里的大剑崩了出去。

    迅速调整好身体,卉敏借着那股巨力在空地上划过一条巨大的弧线,然后从后面冲向厚甲兽。

    “吽!”厚甲兽感受到了后面的威胁,但它笨重的身体却没有及时转过来。

    卉敏压低了身体,就像飘一样贴着地面冲向厚甲兽。

    “嘶~”大剑划过厚甲兽的脚踝,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卉敏一击即退,撤到了远处,准备寻觅下一次出手的机会。

    不过让她失望的是,刚才那漂亮的一击,居然只在厚甲兽的脚踝上留下一道浅痕。

    脚踝是厚甲兽防御最弱的地方,如果连这里都无法破开,那她的攻击落在其他地方可能连痕迹都不会留下。

    这就是厚甲兽,同阶防御里的变态。

    而能够轻松解决同阶厚甲兽的蕉他们绝对有越阶战斗的实力!

    这个念头只在卉敏的脑袋里闪烁了一下就被她抛到脑后了。

    现在她要做的,是用尽全力,解决这一只厚甲兽!

    厚甲兽的防御太强了,她直接否定了面对面硬刚的计划。

    她只能对厚甲兽的弱点下手,这样她才有一线胜利的希望。

    厚甲兽的弱点。

    卉敏拖着大剑,围着厚甲兽游走。

    “眼睛,脚踝,还有后阴,这就是厚甲兽的弱点。”

    眼睛肯定不行,先不说厚甲兽一定会重点保护好自己的眼睛,就算,她能刺中厚甲兽的眼睛,可要是不能一剑刺穿厚甲兽的脑袋,直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