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是一处仿佛为盛大家族的宅院,让赫连麒感兴趣的,还当真是如此--

    这篱笆一道,围了一条路。

    篱笆后,就是住宅楼。

    但是,篱笆也不是一般的重要啊。

    为何?

    药草产生的淡淡苦涩。

    这里就是萧家最有名的块面。

    盛产药草的萧家,现在也是香飘不断,一年四季都有药材成熟,而且还是很珍贵的药材。

    这里的空气,也是清新有力的。

    而现在,赫连麒已经漫步起来。

    瞎走嘛……

    他身上,每一步都在生莲。

    一时间,赫连麒就像一个暗夜的宠儿,神赐予他力量,他觉得,自己却已经有所不同了。

    异于常人?

    啊?

    他不知不觉,加快脚步。

    一时间,他好似踏空而行,行云流水的动作。

    这可是厉害咯。

    黑袍摇曳,他的手上,也戴了一个手环。

    但是这……

    什么东西啊。

    手环之上,却是一片朴素气息。

    他是不是喜欢朴素的东西?

    但是现在,赫连麒却已经多出一种笑意。

    他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吗?

    还是因为手环是他全部的兵器,他几乎没有带任何东西。

    而现在,他更是笑得有点像旭阳。

    那手环之上,只是一抹蓝色,浅显无比。

    好似青花瓷那淡雅的蓝色。

    它做工粗糙,戴着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

    但是这赫连麒,却没有什么难受的地方。

    他反而还很悠闲自在,好似开始哼一首小曲子,看上去漫不经心。

    这里的世界,都产生了一种悲凉的感觉。

    “反正,只要杀光人就可以了,过会再说吧。”

    他短暂地瞥了一眼图书馆位置。

    但是他知道,这里面绝对没有萧家的人。

    那个经常喜欢在这里面看书,看到通宵的泠逸疏,记得还在麒麟县呆过一次,但是却没有死去,幸免于难了。

    “这一次,让你逃过去,下一次的话,你休想躲避!”

    赫连麒自言自语的声音中,都是一种不屑的感觉。

    现在,赫连麒更是直接冲着住宅楼而去的。

    他的步伐鬼魅,却不知道里面那三个人的辈分如何呢。

    “萧平川,萧鸢殇,还有那个萧远林……”

    他絮絮叨叨,眼里也多出深沉的情绪。

    他还要管束自己干什么?

    这是一场纵情的杀人之夜。

    让自己,最终都无法认识这里即将产生的满目疮痍。

    “反正我是替天行道的叛逆者,你们这些傻子有什么用?”

    瞬间,这声音却好似赫连麒的最后一句话。

    好似强酸一样,他的心被腐蚀,穿了一个洞,就再无法弥补了。

    是这样子悲催,但是,他却已经笑对人生。

    “打吧。”

    他的心,为自己下了一个指令。

    而下一刻,赫连麒的身体升腾起来。

    他的轻功是多么好,却又是一种莫名其妙的伤感呢。

    迅速飞檐走壁。

    他的身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