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蜀山之人三番五次的来我妖族惹是生非,当真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我告诉你,妖王大人是不会放过你们的!”蝠王此刻也只能悲催的借助妖王的名义狐假虎威的吓一吓他们了。

    闻言,留逸射过去一道冷冽的目光,蝠王看后不寒而栗,立即带着他那只受伤的蝙蝠逃离了。

    而后留逸上前将已经晕倒在地上的迪昂扶起,放下手中的长剑,便开始为迪昂疗伤,浑厚的真元力在其体内游走周身,不断修复着迪昂身体上创伤,待到将伤势控制平稳之后,便将他平放在了地上。

    “你醒了!”

    不久以后,迪昂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一道模糊的身影渐渐地映入眼帘,慢慢的这道身影越来越是清晰。留逸望着缓慢睁开眼睛的迪昂,接着又问道:“你怎么会来妖族!”

    迪昂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留逸的话。这里是他和轻羽相遇的地方,他来这里也许是因为思念,也许是为了告别。

    “这个给你!”留逸将水灵柩拿了出来,交给了迪昂。

    迪昂接过水灵柩,双手激动地颤抖个不停。望着自己日思夜想的心爱女子,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当他伸出另外一只手想要去抚摸之时,瞬间手中的水灵柩消失不见,迪昂微微一怔,侧过脸庞望着向他们走来的曼妙女子,勉强的撑起着身子,站了起来。

    “妖王!你这是为何!”凌雨辰眉头微皱,不明白花夜为何会将水灵柩从迪昂的手中夺走。

    “你们这群人又跑到我的地界上,扰我清静,我难道不应该出来给你们点教训么!”

    妖王花夜轻叹了一口气,似笑非笑的望着凌雨辰他们,手中的水灵柩在她那纤细的手指上随意的打着圈圈,似乎一不小心就会飞出去,掉落到地上。

    迪昂向前迈了两步,望向妖王说道:“这些都是因我而起,你放过他们,还有就是将水灵柩还给我,我这条命可以任你处置!”

    “咯咯咯,我要你的命做什么,还有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

    听闻迪昂的话语,花夜轻掩着红唇娇笑不已,同时笑声牵动着胸口上下起伏着,而后眨动着泛着精光的眼眸望向他们几人,她压根就没把这些人放在眼里。

    “凌雨辰,你救过我一命,我也还了你一个人情,可今日之事,你说该怎么办呢!”妖王眨着她那双明媚的大眼睛,貌似无辜的模样,反倒让凌雨辰心生畏戒。

    略微沉默,凌雨辰深呼了一口气,淡声说道“花夜,他是被那只黑蝙蝠捉到这里来的,并非有意冒犯,我们现在就离开,还请你能将水灵柩还给他!”

    花夜瞅了一眼自己手中把玩的水灵柩,嘴角渐渐的浮现出一抹坏笑,只听啪的一声清脆,水灵柩跌落

    到地上,通体碧绿的翡翠玉棺碎了一地,封印在其中的蝶妖也掉了出来。

    “哎呀,我怎么这么不小心!”花夜捂着嘴巴,故意瞥了他们一眼。

    “你,,,”

    迪昂手臂微微颤抖的指着花夜,双瞳之中充满了怒火,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归于平静。拼尽了全身力量,咬牙拖动着重伤的身体走了过去,望着碎了一地的翡翠残核,双腿不由得跪倒在地上,用颤抖的双手将地上的蝴蝶捧在了手心。

    就在迪昂沉浸了悲伤之中时,掌中却传来了蝴蝶翅膀的轻微颤动之感,而后肉眼可见,手中的蝴蝶竟渐渐的挥动着翅膀飞了起来,跟着蝴蝶飞起的方向,只见花夜手中正在掐动着法诀,试着将蝶妖一点一点的唤醒。

    凌雨辰与留逸望着飞起的蝴蝶,心中不免得也心存一丝希望。

    只见蝴蝶在花夜的帮助下,慢慢的幻化成了一位少女。少女身穿红色带黑点的长裙,一袭长发及腰,眨着那红色的眼睛,望着眼前的众人。

    “轻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