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子叔道:“放在地上,照着心口位置,捶上一下子,看能不能激他一口热气,说上几句话。”

    罗青羊连忙放平黑衣蛊神,连着捶打了几下,黑衣蛊神随即咳嗽了两声,哇地一声,叫出了声音。

    我让胖子叔把我放下来,在一旁看着黑衣蛊神,他脸上裹着的雾气已经散掉,但脸上有很多伤疤,不知道以前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罗青羊抓住了黑衣蛊神,叫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又是什么人杀你的?”

    黑衣蛊神睁开那独眼,呵呵笑了一声,道:“我是罗四海,本是罗大金的六叔……后来才成为了蛊神的。至于谁杀了我……我也不知道……”

    罗青羊道:“罗四海,你不是死了吗!怎么还活着呢,听说你掉到了蛇窟里面,被毒蛇咬破了身子,身子都没有了的。”

    罗四海笑道:“你看我的脸……就是毒蛇咬伤后,留下来的。我回来了……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的身份!我要罗大金拜我为蛊神的。”

    罗四海的声音越来越小。

    罗青羊叫道:“当年到底是谁要害罗豆豆的!你、罗大金、罗北城,为何一门心思要替那个人卖命呢?”

    罗四海大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都要死了,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想知道的话,就跟我一起死掉吧!”

    胖子叔走上前,睁开眼睛,怒瞪着罗四海,骂道:“你是被他们害死的,还在这里吹牛皮。他们不愿意你活下去,所以有人偷偷溜进来,把你给杀了!你要早点悔悟!”

    罗四海眼神愣了一下,随即大笑:“那是因为我的事情没有办好,所以该死。我不恨他们,只恨自己没能办好事情!罗大金不是也死了,罗北城估计也没什么好下场。不对,罗北城压根就什么不知道,他就是想得到罗豆豆的残蝎!才甘心被我利用的!”

    世上竟然有如此可怜的人,被别人杀了,还要怪自己没办好事情。

    花雪道:“他……显然知道是谁要杀他,而杀他的人就是指使他害死罗豆豆的人!只是他不肯说而已!”

    罗青羊暗暗地用上力气,掐住罗四海的脖子,道:“你告诉我名字,我可以救你一命!”

    罗四海道:“我已生无可恋,我也清楚,你根本救不活我。死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我不会告诉你任何信息!萧康,你体内的神秘蛊虫,根本就不是罗大金豢养出来的!”

    我忙问道:“那是谁?”

    罗四海笑道:“神秘蛊虫如此厉害,罗大金只是那蛊虫的仆人,要给神秘蛊虫找到一个合适的宿体,养成蛊人,然后要把蛊人献出去……”

    我心中暗想,神秘蛊虫展现出来的可怕程度,是与金蚕蛊一级的虫子相对等的,而罗大金表现出来的实力,的确是不太符合。

    看来神秘蛊虫另有主人!

    我问道:“他养蛊人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就自己的妻儿吗?为什么你说他要把我献出去呢?”

    罗四海道:“不是的!他把的妻子献给了大蝎子。那大蝎子吃了他的妻子,成为他妻子,所以你在山洞的棺材里,本是他的妻子,可你却看到了一只巨大的蝎子!”

    我感到一阵恶心,原来那大蝎子真的是罗大金的妻子。

    我问:“那罗铜呢?”

    罗四海又道:“罗铜是个失败蛊人,丧命后,就被安置山洞里。因为罗大金相信,只要能成功养出蛊人。献出了蛊人,那神秘蛊虫真正的主人就可以复活罗铜,还可以给他安排新的妻子!”

    我只感到全身冷,原来这事情背后,竟然藏着如此多秘密。罗大金说的四口人会齐聚一堂,竟是这个意思。

    我打了一个哆嗦:“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罗四海道:“我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