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音子的话很平静,但是带来的冲击力却是可怕的。

    尤其是蜈蚣群忽然从玉音子身上落下,转而攻击花万里。

    花万里身后的随从还是吹动铜管,有些蜈蚣还在苦苦地挣扎,不知道该往哪边攻击。花万里连忙挥动右手,示意随从不要在吹动铜管!

    “你们不是她的对手!我还试一试!”花万里忙说道。

    几个随从收起铜管,警觉地看着,手上压在带着的黑袋子上,隐隐还有杀手锏没有使出来。

    花万里自己操控蜈蚣,喉结动了动,想压住反咬自己的蜈蚣,可是他哪里是玉音子的对手。很快额头上都是汗水,身子不断地摇摆,差点就要摔倒在地上。

    花万里喊道:“前辈饶命,小人当然口无遮拦,还说要毁了你的容颜。我知错了,求你放过我。我不想变成一个残废!”

    花万里脸色越发难看,身后的四个男子上前,扶住花万里,把他往后面脱,雪地上已经有了血痕,是蜈蚣噬咬造成的。

    玉音子白衣在风中摇摆,身上团团围上去的蜈蚣已经落地,轻轻地踩在雪地上,发出沙沙的声音,一时之间,一股强大的压力袭上来,花万里额头上的汗水越来越密。

    花雪忙喊道:“前辈,他们是花家人,还请前辈看在我的面子,饶恕他们的鲁莽,饶恕他们无意冒犯冲撞了您!”

    花雪从后面追上来,拉住了玉音子,眼神之中充满了哀求。玉音子盛怒之下,身子弥漫着一股蓝红交错的气息。我也赶紧跑上来,叫道:“前辈……”

    玉音子袖子一挥,等着花万里,冷笑一声,朗声说道:“若不是看在花雪的面子上,我要你们今天一个个成为白骨。”

    花万里知道玉音子没有说大话,额头上都是汗水,语气也和缓了不少,说道:“前辈……我们来接花雪回家,是我们的家事。刚才太过失礼,还请前辈原谅!我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多谢前辈高抬贵手!”

    花万里认怂,我心里悬着的石头也算落地了。只要玉音子在这里,就没有人可以带走花雪。玉音子侧头看了一眼花雪,花雪眼神转动,有些心神不宁。

    玉音子道:“狗东西!你知道冲撞我就好了,下次不要驱赶这么多蜈蚣来吓人。你会遇到更厉害的人,比如说我。”又对花雪道:“你有什么话要和你大伯说,你直说就好了。没有人可以勉强你的。”

    玉音子又是大喝一声,屋顶上爬满里的蜈蚣和院子里的蜈蚣,全部退去。花万里可以依赖的蜈蚣群,在玉音子面前,不堪一击。

    花万里喊道:“花雪,你奶奶已经死了,也算是受到了惩罚。我们花家再也没有人会为难你的。此次我来接你回花家,是有重要的事情,你……自己好好考虑……”看了一眼玉音子,顿了一下,说道:“花雪,能不能借一步说话,有些话我只能对你一个人说!”

    我忙道:“花雪,不要听他的,他肯定是想诈你,把你骗到一边去,然后擒住你,用你来威胁我们的!”

    花雪还在犹豫之中,双手握着拳头,没有答应花万里。

    花万里就喊道:“小兄弟。我花万里行走蛊门,养蜈蚣多年。从来没有要挟过一个孩子。只是有些家事,我想和花雪谈一谈。有着仙女一样的高人在这里,我也玩不出什么花招!”

    我道:“是吗?我记得你母亲沈老君可是要挟孩子的,当时我差点就死在她的手上。我怕你好的没有学到,就学到了她这一点!”

    花万里脸色阴沉,碍于玉音子,没有发作,苦笑道:“家母性子有些怪异,做事情有些不周到的地方。之前有什么地方冲撞了小兄弟,还望小兄弟海量包涵!”

    我怕花雪心软答应了花万里,忙看了一眼玉音子前辈,向她求救。

    玉音子思索了片刻,道:“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