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根红线正是从黑衣怪人脚底蔓延上来。

    我心中一喜,像是捞到一根救命稻草,红色是金虫子发出的颜色,它并没有被黑衣怪人一脚踩死,还活得好好的。

    黑衣怪人右手被缠住,跟着左手一拳打来。

    我的身子一歪,直接倒在地上,那拳头几乎贴着我头皮而过。如果速度再慢一些,我极有可能当场脑袋开花,一命呜呼。

    我倒地之后,才注意到我身上也勒了一道红线,是金蚕在危急时刻救了我。黑衣怪人两击落空,眼珠子再次缩动,往后面退了进去。

    黑色的雾气也跟着后退。

    雾气退却,金蚕蛊完全无缺地立在那里,忽然只见他身子一弹,腾空而起,最后就落在我脑袋天灵盖上。

    我激动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叫道:“金虫子,都怪我,不该把你丢出来的,以后有苹果我都给你吃。”

    看到金蚕蛊,我慌乱的心安稳了许多。眼前的黑衣怪人是黑花寨的蛊神,可金蚕蛊也不弱,它是蛊门第一虫,刚才就是靠它身上的毒气逼退黑衣蛊神的。

    我双手撑着地上,勉强站立起来,看着不远处的黑衣蛊神,没有了刚才的畏惧:“你还想杀我吗?我告诉你,小爷爷真不怕的就是死。”

    黑衣蛊神嘴里哈出黑气,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慢慢地移动步子,黑衣下的两只手缓缓抬起挥动,只听到两边房屋里,依次传来啪啪作响的声音,不少屋顶的瓦片掉落在地上。

    瓦片落地,紧接着,只见一条粗壮的大蛇从屋顶上跃了出来。那大蛇浑身发黑,散发出一股恶臭,张开血盆大口,还能看到它锋利的獠牙。

    这条大蛇,应该是黑花寨村民所养的大蛇,这时也冲了出来,证明我之前的猜想,黑衣蛊神可以跳过蛊师,直接控制蛊虫或者毒虫。

    大蛇来势汹汹,动作也很快,张开嘴巴,直接咬向我的脖子。我心中大骂,你不知道小爷爷弄死过罗有道的毒蛇蛊吗?

    我在地上一滚,金蚕蛊一弹而起,直接飞入大蛇的嘴巴里。不过眨眼功夫,金蚕便穿透了大蛇的身体。那条大蛇落在地上,身子挣扎了两下,最后化成了血水。

    黑衣蛊神挥动的手还没有停下来。

    我滚到一边后,从一边的砖缝里,弹出一只绿油油的螳螂。绿螳螂蛊也是蛊虫中的一种,中了螳螂蛊的人,全身会发绿浮肿,最后身子也会绿油油的,跟一只肥螳螂一样。

    螳螂蛊来得极快,乃是黑衣蛊神用蛊的策略,一大一小,大的主攻直接冲杀上来。而小蛊虫则在侧面,等待机会。

    金蚕冲杀大蛇之际,便是螳螂蛊暗算之时。我猝不及防,来不及躲闪。那螳螂蛊一跃而上,笔直落在我的肩膀上。

    我双手拍打,可已然来不及了。螳螂蛊快速分开我肩膀后面的肌肤,直接钻了进去。我只感到一股剧痛,差点就晕厥过去,张开嘴巴,吐出一口液体,竟是绿色的。

    我双手弯到背后,用力捶打,想把螳螂蛊逼出来,同时嘴里喊着金蚕的名字。可金蚕过不了了,它干错利落弄死大蛇之后,又不知从何处溜出了三只蜈蚣蛊,它们把金蚕蛊围在中间。

    我渐渐感觉眼前都变绿了,螳螂蛊开始伤害我的身体。黑衣蛊神依旧在操控着蛊虫,黑衣在风中摇摆,他的双眼越发通红。

    我恨恨地瞪着他,用尽我最后的气力瞪着他。我的人生走向拐点,一个是因为罗大金,另外一个就是因为他。

    我竟然还想着和他成为好朋友,真是单纯幼稚。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管他是什么神什么怪,还有罗大金。

    我咬牙重击自己的腹部和胸腔,想用这股重力击打赶走体内的螳螂蛊,又洼地一声,吐出一口绿水:“马里奥格巴子,你这肥螳螂,给我滚出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