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机2019/6/10星期一12:58:27

    云向晚缓缓吐出一口气:“是个人都惜命,我尤其惜命,的确,自负狂妄的与昭王殿下您打赌是我蠢,但我也希望殿下能给我一次机会,放我一马,但如果殿下您真的要取我命的话……”

    “我才不会傻啦吧唧的等死嘞!”瞬息间,云向晚抓起了床上的一道符就往墙上扔,接着往墙上一跳就打算穿墙逃跑。

    谁知才刚刚一跃,手腕就被拽住,被人往后一拉。

    就这么措不及防的跌入了一个怀里,冷檀香扑鼻而来,云向晚愤愤的抬眼,却撞进了那深邃似海又清亮如星的眼眸里。

    那瞳眸里带着清清浅浅的笑意,似是嘲讽,似是戏谑。

    “除了逃你还会什么啊?”他松开了她,朝后退了一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似是无奈的抚了抚额角。

    云向晚:“……”不逃等着被你弄死吗?

    “不想死?”

    疯狂点头。

    “那你替我做件事。”

    “什么事?”

    “杀了萧烨。”少年眼中的笑意清浅,却无端的带着冷意,望向窗外,清透的眸子倒影着一盏盏花灯,周身肃杀之气骤现。

    云向晚怔了一怔。

    这楚宸萧烨又是什么仇什么怨,又为何要让她去杀他?

    不明白就问的传统美德云向晚传承的很好:“为什么是我?”

    “因为……”楚宸突然神色一变,气息阴郁,将目光定格在了云向晚的脸上,眼中是说不出的复杂:“只有你杀他的效果最好。”

    云向晚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杀人又不是做菜,还讲谁杀的效果比较好?

    忽然楚宸一笑,笑的灿烂似朝阳,仿佛刚才那浑身肃杀之气的少年不是他,伸手狠狠捏了把云向晚脸上的软肉,他认真道:“这是给你的警告,记住,一定得办到。”

    云向晚吃痛,甩开了他的手,揉着自己的脸:“行了行了知道了,我尽量想办法杀了他……”

    当然,这话是假话,人家萧烨又没对她怎么样,还好吃好住的招待她,虽然这一切都得感谢原主,但她有什么理由杀他?

    等过段时间找到雌胤兽将她体内的阴气吸尽,她立马就走,走的远远的,找个楚宸不知道的地方待着,他总不可能为了她寻遍四海八荒吧?

    “行了,我走了。”楚宸对她一笑,接着便转身离去,衣摆扬起一阵冷檀香的风。

    “昭王殿下走好……”看他走了,云向晚开心的恨不得三百六十度旋转升天,但面上还是温婉的目送他离去。

    待楚宸走后,云向晚长舒一口气,打算去洗个澡再继续睡觉。

    谁知,刚撩起袖子,看到的却是自己白皙手臂上被画的黑压压一片……

    一只小王八……两只小王八……三只小王八……等等,现在不是数到底被画了多少只王八的时候,云向晚面色突然一狠,将视线转移到了腿上。

    该不会连这都……

    猛的一拉裤腿,不出所料,就连腿上也被画满了王八,直接蔓延到膝盖上边,离大腿就差了那么一点点……

    “楚宸!!!”

    这两字几乎是从云向晚牙缝里挤出来的,气急攻心,云向晚突然喉头一甜,一口热血吐了出来。

    可是当看到自己吐了的血以后,云向晚更加不淡定了,黑血……

    怎么会是黑血?

    急忙将精神力集中,顺着筋脉探了一番。

    再次睁眼时,云向晚眼中皆是不可思议。

    她怎么会种了寒毒?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