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看不见尽头,四面都是无边无际的样子,大地是清一色的黄土,天空是一片昏暗,不时有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一切都好像是天地初开的模样。

    一个男人站在这片天地里,他有着长长的及腰白发,不过看上去却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

    男人打量着四周的一切,他感觉,在这个世界里,自己能够掌控一切,挥手风来,摆手雨去,仿佛,自己已经变成了神!

    良久,意识开始模糊,等到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四周的模样已经大变了。

    男人躺在河边的草地上,四面是密密的树林,这一弯河水,约有七八米宽,四五米深,河水并不湍急,且清澈见底,时间正是正午,阳光照耀下,清风徐来,水面上也泛起了层层的波纹。

    男人起身,走到河边,看着自己的倒影,感觉陌生,又感觉熟悉,他身上只穿着一条黑色的长裤,系着一条皮带,上身肌肉虬龙,看起来颇有些武力,在胸口上,还有着一个九尾狐的纹身,看上去很是妖异。

    男人脑子里一片空白,关于以前的记忆,他是半点都想不起来了,但是,他的思维,依旧敏捷,他记得这流着的,是水,这吹着的,是风,可是,唯独记不起以前的种种,他伸手摸了摸胸口的纹身,眼泪,莫名其妙的就掉了下来。

    男人喃喃自语,道:“我是谁?”

    突然,男人看见,在水面上,有一道人影,沉浮着漂了下来,他随即跳入水中,游过去,把人拖到岸上。

    这是个穿着短打的年轻男人,已经咽气了,身上还有几处刀伤,其中有一刀正好砍在脖子上,应该就是这一刀要了他的命。

    男人查看着尸体,得出了个结论,他刚死不久,落水的地方,就在这河上游的不远处。

    男人把尸体丢弃在草地上,也懒得给他入土为安,看见一边有几块硕大的青石,顺手搬起一块,压住了这人的尸首,虽然被压成了饼,但也好过于被野兽分食吧。

    处理好了这些,男人沿着河岸,开始往上游跑去,他速度很快,用肉眼几乎难以察觉到他的踪迹,就这样跑了些时候,出了树林,来到一片平原上,不远处,两伙人正在河岸厮杀,有尸体落入水中,血液染红了河水,刚才那尸体,应该就是从这里飘下去的。

    这突然出现的白发男人,引起了数人的注意,其中一个离得近的彪形大汉,也不管他是敌是友,拿起一个狼牙棒,一棒子就砸在了白发男人的头上,可是,被这样子来了一下,那男人却一点事情都没有,他反手夺过狼牙棒,朝着那大汉的头上就是一棒子,一下,就把大汉的头,打进了他的胸腔里,碎成了浆糊。

    如此血腥暴力,白发男人却并没有半点不适,在场的,约莫有五十多个人。

    白发男人看着他们,喝道:“别打了。”

    他声音不是很大,但传入众人的耳中,却仿佛是炸雷一般,所有人的目光都转了过来,他们看着那男人的惨状,不由的被震住了。

    这样子,白发男人很是满意。

    他道:“谁来跟我说一下,这是哪里。”

    说完,良久,没有人搭理他,白发男人有些尴尬,他捡起一把长刀,双手轻轻一掰,刀就成了两断。

    白发男人又道:“谁来给我说一下。”

    这回,终于有人理他了,一个身披半身甲的瘦高男人,手持一杆长枪,道:“壮士,这里是亡羊山脚,我们是附近的乡勇义兵,这些人,是亡羊山上的草寇,如果壮士能助我们斩杀他们,我们定有重谢。”

    刚才跟瘦高男人干架的矮胖男人听了,顿时急了,连忙道:“朋友,别听他的,我们江湖中人,应该互相帮助啊,只要壮士能助我们灭了这些朝廷的鹰犬,我清风寨愿意奉上黄金千两!”

    白发男人根本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