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落白!”落白看着楚莫

    “我想找你了解一下你姐姐的情况,或者是说你姐姐之前的一些情况。希望你能告诉我们!难道你不想回去看看你的父母爱人和孩子?”

    “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该说的我都说了,你们还要我怎么样?”楚莫浑身颤抖,失控的对落白叫道。

    “莫莫。“落白轻声叫着楚莫。

    现在的楚莫对他来说是陌生的,不能理解的,一个人要怎么样的沉沦才能沦落到这样的一个地步呢?

    那个纯真的女孩子再也找不到了,连影子也没有了,这么多年他们没有联系,在他的心里一直都有那个纯真的女孩子的位置,深深的隐藏着。

    年少的分别只是无奈,他上学出国,后来再得到她的消息时她已嫁做人妇,他将她隐藏在心底,默默的祝福她,希望她过得幸福,可是后来他怎么也想不到她会有这样的结果。

    按照规矩她是应该受到惩罚的,但是情况特殊,第一是事情没有完全了结,第二是保护她的安全,于是卫红茹将她秘密的放在这里,一别很多年,实事弄人,他们的再次见面竟然是这样的一种方式。

    “你,你还认得我?”楚莫震惊的看着落白

    “怎么能不认识呢?我们分别后学习比较紧张后来又去了国外,回来你已经嫁人了。”

    落白微微的苦涩的一笑,那一段时间他的日子其实是很难熬的,他知道了他生父的情况,可惜他无能为力!

    “我不知道楚妙的情况,你相信吗?我只给他们打理资产,楚妙平时并不给我说她和吴彤之间的事情。我只知道他们住在一起很多年了,有些事情是楚妙出面的,但是具体什么事情我并不知道。”楚莫仰着脸看着落白说

    “我信!”落白从来的时候卫红茹就告诉他希望不大,但是他还是来了。

    “但是我不相信楚妙是自杀的,楚妙惜命的很,怎么会自杀呢?”楚莫难过的说

    “你们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落白问

    “就是我被他们带起来的时候,我和楚妙一起被他们带到一个院子,楚妙回去了,而我留下来了。”楚莫说

    “你们说过什么吗?”落白问

    “我之前是给楚妙说过有人要调查我,楚妙说要我什么都不要说,等吴彤回来再商量。”

    “那你们见面的时候就没有说什么?”

    “那天我给她拿了早点,她闹着要回去上班。”楚莫闭着眼睛回忆着

    “对了,那天我发现我手包里有一个优盘。那天只有她动过我的手包。应该是她的优盘。”

    “优盘在哪里?”落白心里一动,楚妙比楚莫有心计很多,也许优盘是有什么资料。

    “我给萧月了。”

    “萧月?”

    “是的,那天我看见手包里有个优盘,我猜想可能是楚妙的,于是萧月就说他拿着,回去给楚妙。”楚莫

    “你先在这里呆着,等事情结束了你就可以回去了。”落白转身就走

    “落白!”楚莫轻轻的喊。

    落白站住,楚莫只是看着他的背影并没有再说什么。

    落白站了一会然后大步的走出去了。

    时过境迁,他们只是彼此年少时候的美好,在岁月的洗礼下,谁也逃不过命运的劫,而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所有的结果只能是自己承担。

    妹妹临走之前要求他不能动萧月,让他保证寒冰玉和爸爸也不能动,他答应了妹妹的请求。

    他们也调查了萧月,萧月是清白的,如果优盘在萧月的手中,萧月会不会看优盘里的东西?

    亦或者是萧月会不会将优盘还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