哗啦一下!

    满仓库的金锭和银锭,全都变成了屎粑粑。

    嚯!

    那画面简直是不要太美啊!

    唐灿不敢看,世界上也没有一个人有勇气敢去描述这种画面。

    单纯那气味,就已经熏天了,仓库不是密闭的,所以几乎是在一瞬间,臭味就从仓库的各个缝隙当中散发了出去。

    尤其还是在这大夏天,气味的扩散非常快,附近的那些苍蝇等蚊虫立刻就一窝蜂的趋之若鹜围了过来。

    嗡嗡嗡嗡……

    这声音,唐灿听到就觉得头皮发麻,赶紧用“狗洞bug”闪人。

    不过,在回唐府之前,唐灿又七拐八拐的摸到了城主府主簿钱益的家中。

    此时的钱益,刚刚回到家不久,正坐在浴桶当中,两个长相几乎一样的双胞胎小妾在旁边替他搓着身体。

    唐灿卡在墙体内,从钱益的全世界路过。

    “老爷,听闻今天……东菜市场高台上,那唐府的大公子当真引来天降甘霖的神迹?”

    身着绿衣的小妾柳青,眨着美眸,一边给钱益搓身体,一边好奇地问道。

    “是呀!是呀!老爷,我和姐姐听到外头的动静,都心痒痒的想要出去瞅热闹呢!都怪你,不许我们出门……讨厌死了。我们姐妹俩,不就是昨天晚上,更全心全意卖力的伺候老爷了,又没有犯错,干嘛不准我们出门……”

    身着红衣的小妾柳红,一脸怨气地嘟囔着嘴巴,抱怨道。

    “你们两个小骚货还有脸说?昨天晚上把老爷我折磨得差点起不来床不说……你们就说,大半夜的,你们都喊着唐灿那个大傻子的名字,做什么?我还放你们出去?出去给我戴绿帽子不成?”

    一听到这个,钱益就来气了,指着两个小妾,吹胡子瞪眼睛地骂道。

    “这也不能怪我们呀?谁让唐大公子长得那么俊朗……他要出现在我们姐妹俩的梦中,我们……我们也没办法……”柳青委屈地说道。

    柳红却是性子更加调皮,给钱益捏着背,又打听道:“老爷,听说钱大公子不傻了。那岂不是,以他的风姿卓绝和宸宁之貌,传出去的话,得不知道多少世家贵族的大小姐敢上门来提亲了?”

    “对对对!老爷,我听说……国都的长公主,最爱美男。前些年不就曾听闻,长公主有意招唐大公子进都城当面首。后来是听闻唐大公子是个说话都流口水的傻子,才作罢。你说……这回会不会……”柳青也插嘴道。

    “要是唐大公子成为了长公主的面首,那咱们城主和唐家作对岂不是讨不到好?会不会连累到老爷你。”柳红又有些担心地说道。

    “哼!”

    听到此言,钱益却是哗啦一下从木桶当中站了起来,冷笑一声道,“你们这两个长舌妇人,什么都不懂就瞎编排和担心。那唐灿确实面若冠玉,帅绝大梁,若是让他到国都亮相,还真指不定能成为那些豪门贵妇小姐,甚至是长公主的面首宠儿,可惜的是……城主大人,根本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为何?”

    柳青柳红也是瞪着眼睛,吃惊道。

    “不仅是唐灿,整个唐家,七天之后就是被连根拔起之时。要说心思毒辣,还要数咱们这位胡城主,根本就无须自己拔刀。”

    想起今晚在仓库被唐灿的刁难,钱益就非常畅快的一边对两个小妾上下其手,一边得意洋洋地说道。

    “可是,唐大公子不是仙君下凡么?城主大人今日在东菜市口都不敢杀他,难道说……不怕国君怪罪,还有火神教的报复么?”柳青疑惑道。

    “今日全城百姓皆在,城主若是动手,必然堵不住悠悠众口,所以暂且忍他一忍。再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