吱呀。

    船身发出一阵响声,马达重新轰鸣,冲了过去。

    对面发现江尘他们的船没有停,撞了过来,船上一阵叫喊:“快转,他们撞过来了!”

    不过这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船大不好掉头。

    还没发动起,江尘他们的渔船就冲进了船队。

    船长的技术确实精湛,船身没有受到一点磕磕碰碰,稳稳的停在了他们两条大船的中间。

    由于江尘他们的远洋船舶和对面的一样大,所以船一并过去,可以直接从甲板上,跳到他们的船上。

    自打渔船开始冲刺,江尘就让韦青青去二楼船舱,锁好门窗呆着了。

    韦青青一直以为江尘是出来游玩的。

    不过,这时才知道了真相,已经晚了。

    江尘带着船长和三个水手站在甲板,一挺稳,他们就跳上了对方湿漉漉的甲板。

    这帮人被冲过来的渔船吓的半死,有的在找救生艇,有的则准备跳海了,看到没事,全都气冲冲的围了过来、

    “他妈的,找死啊!”

    “我草,还敢上我们的船,纯粹找事的吧?”

    “妈的,就特么五个人,还想当海盗劫船,活腻了吧?”

    说着,一帮穿着蓝色制服,脸上晒得黑黝黝的工人,拿起了地上的钢筋棍,铁钳子,鱼叉围了过来。

    江尘一脸淡然:“谁是老板,出来!”

    “怎么了,吵吵什么?妈的船都不会开了?耽误了郭小姐的事,你们担待的起吗?”

    这时,船舱内传来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

    甲板上的工人让出一条通道。

    一个工人喊道:“老板,就这几个孙子,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成心往咱船队里钻,这船差点都被撞沉了!”

    “我草,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在这里撒野?老子把他剁碎了喂鱼!”

    一声瓮声瓮气的声音传来,几秒后,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出现在甲板上。

    此人身高有一米八几,扎着一个粗壮的马尾,身材非常结实,脸上黑黝黝的,有一道细长的疤痕,一看就是狠人。

    他看了借着灯光看了一眼江尘他们,不认识。

    “你们他妈谁啊,大半夜来找茬?”

    江尘淡淡道:“林爱明,我的货呢?”

    一听江尘能叫上他的名字,林爱明脸色一变,语气和软了许多:“你是?”

    “我的红珊瑚和海纹石呢?”江尘声音很冰冷。

    林爱明全身一震:“你……你们是江氏集团的人?这……”

    这时,林爱明脸上挤出一丝苦笑,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给江尘递来:“兄弟,来抽烟,临时出了点意外,你们的货要等到后半年了……”

    林爱明自知理亏,妄图跟江尘套近乎。

    “后半年?不交货就罢了,拿了定金想跑?”江尘淡淡道。

    林爱明脸色一僵,干咳了一声:“都是做生意的,怎么可能跑呢……我这船队不是新加了两条船么,准备去南大西洋捞点鱼,后半年回款了,再给你们还嘛,你们公司也不缺这点钱不是……”

    “红珊瑚和海纹石呢,现在交出来,我饶你一命!”江尘已经流露出淡淡的杀意。

    他对林爱明的狗屁说辞一点都不感兴趣,只想拿到想要的东西,返航。

    林爱明常年混迹于海上,捕鱼,走私,打捞,甚至当海盗都干过。

    此人极为阴狠,身上到现在还背着两条人命。

    前段时间,就因为新来的船员稍微顶撞了他一句,就被喝了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