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会议室大门被粗暴的推开,江尘背手走进屋子,满脸寒霜,星光般的眸子中隐藏着滔天怒火。

    他刚到美颜国际,就发现不对,抓住一位员工问清楚韩君香所在后立马赶了过来。

    “你是谁?”青年脸色不大好看,他吩咐随身的高手堵在门外,任何人不能进,可却被人闯了进来,这让人出乎预料。

    韩君香一见江尘,心里顿时落了口气,露出劫后余生的庆幸。

    江尘一扫眼下场景,心中的怒火几乎无法压制,双眼微红的盯着青年。如同有一尊凶兽在觉醒。

    那滔天的凶焰让人胆怯,似乎死亡在靠近。

    青年脸色大变,两股颤颤。

    “你到底是谁?”青年用吼叫来提升自己的胆气,他很害怕,感觉面前看似不过二十的青年比他见过的那些穷凶极恶之辈还可怕,煞气满满。

    江尘一语不发,迈步向前,甩手就是一巴掌。青年有一定武功底子,但连暗劲都未曾修出,如何躲得过江尘含怒一掌。

    会议室厚重的会议桌被砸碎,青年吐血,半嘴的牙齿碎落一地。他目光骇然,江尘太恐怖,实力比大高手都恐怖,这是他的结论。

    “你居然敢打我?知道我是谁吗?”青年色厉内茬,他是有身份之人,娇生惯养,从未吃过如此大亏,虽然恐惧江尘的实力,但还是忍不住愤怒。

    江尘目光一凝,再度上前,揪着青年的衣领子拖死狗一样的拖到窗前,随意砸开厚实的钢化玻璃,然后将青年拎到了窗外。

    呼呼的劲风刮面,会议室被吹得一团糟。青年低头一看,直接就吓尿了。这可是在十几层,街上行人如蚂蚁。如果江尘松手,必被摔成肉泥。

    “不要废话!我问你答!”江尘冷声道。

    “我锁,我神马都锁!”青年牙碎,再灌了满口风,说话都含糊不清。

    江尘问:“你哪里来的,来干什么?”

    “我是定山市宁家人,来夺养颜粉配方!”青年知无不言,以最快的速度回答。

    江尘目露思索之色,好像在百花庆典时似乎也有一个定山宁家曾对他出手。

    “谁叫你来的?”江尘道,美颜,悬壶堂,秦刘,但凡与他有关的人和势力都遭了麻烦,他不信此次没人预谋。

    青年脸现犹豫,并未说出。

    江尘松开两指,青年整个人开始向下滑。

    “王城,省城王家王城!”青年面色苍白,连续喊道:“不止我宁家,还有来自天南各地,大笑十数家势力都有人来到天陵。目标同为养颜粉。”

    怒意几乎到达了顶点,说不定再有一点刺激江尘便会爆发出来,沉默片刻,他长舒一口气。

    终究是在青年即将掉落之时,向下一捞,跟捞鸡崽子似得将青年丢到了会议室中。幕后主使是王城,一个打前锋的小卒杀了也解不了心头之恨。还不如留着,让他带话传讯。

    重新躺在实地,宁家青年长舒一口气,浑身大汗淋漓,裤子湿臭。散发难闻的气味。

    “君君姐,对不起,让你受惊了。”江尘十分自责,他也没想到百花谷一趟会耽搁这么久,居然让人打到了天陵老家来了。

    如果刚刚回来稍晚那么一步,那将发生什么,江尘不敢想象。重生回来,他第一心愿是弥补遗憾,如果发生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恐怕他会进入暴走模式。

    “没事,你平安回来就好。”韩君香宽慰的笑笑,几分钟过去这位女强人已经调整好了心态,重新恢复精明干练之色。

    她看向地上的青年:“宁少,你说的条件我不答应。我们的合作只能终止!”

    宁家青年点点头,不敢说一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