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身体就只是缺营养,贫血?”

    “说你这个丈夫不称职,你还真是……”医生口气有些责怪。

    “恭喜你,你做父亲了。”叶晨风错愕。

    叶晨风站起直接走到俊颜的面前,打横抱起木讷站着的女人准备离去。

    刚挪步,就被将俊颜带来的男人用健臂挡住去路,叶晨风停住脚步,“让开。”男人将目光投向坐在餐厅的老头子。

    老头子看着已经将俊颜抱起的孙子,摆了摆手,示意男人放他们走。

    叶晨风不是不明白老头子的用意,只是现在还不到翻脸的时候。

    今后一定不会再有类似于今天的事情发生,他决不允许。

    他们离去后,“老爷,为什么放他们走?”他不明白这个老头子为什么让把人接来,又放走。

    “你不懂?”老爷高深莫测的把问题抛回给属下的男人。

    “我确实没能明白,恕我愚昧。”

    “哈哈…。经过今晚,我又找到了我这个宝贝孙子的一个死穴,你没发现吗,他爱上了那个女孩。”

    “那个女孩就是他的牵绊,人一旦有牵绊,就容易受到伤害。”

    “我的孙子建利新公司准备收购我的公司,我不说不是我不知道,既然迟早都是他的,我又何必浪费精力去和他斗。”

    “老爷说的是。”

    “我接这个女孩来,不过是想告诉我的那个自以为是的孙子,他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我只不过是借这件小事提醒他,不要做一些让自己后悔的事。”

    老爷子的下属点点头,似明白老爷子的心态。

    “以后多留意吧,暴风雨就要来了,我们得提前做防雨措施,否则会被暴风雨打击的什么都留不下。”

    公司,叶晨风和习俊颜同时不在,公司上下众说纷纭,“你说总裁,是不是和习助理有一腿。”一个职员说道。

    “我看啊,总裁答应习助理来上班就是因为两个人之前就有那种关系。”“没想到习助理平时那么稳重端庄的一个人还有这么狐媚的一面。令一个职员又说。

    这时文静正巧经过,听到了同事之间的谈话,她的心被狠狠的戳了下,没想到自己一直爱慕的男人竟然让习俊颜捷足先登。

    心中的不快快要将她燃烧,她从第一次见叶晨风就爱上了他,一直不敢表白,以为有一天总裁能够看到她的好。

    总裁直接将公司的事情吩咐给逸燕天管理,还替习俊颜请了病假,说是病假。谁信啊,指不定使用什么狐媚手段将总裁捆绑在身边。

    真是个祸害,文静心中这样想,想着习俊颜平时还假模假样的刻意和总裁疏离,文静好似想明白了般的笑了笑,原来是欲擒故纵的把戏。

    叶晨风从医院回到家一句话都没有说,他在思考,习俊颜肚子里的怀了他的孩子,他该怎么办。

    打掉吗,可医生说她如果做了流产对她身体影响很大,自己真的要如此残忍吗?

    习俊颜还是之前的状态,除了干呕没有一丝的动静。叶晨风第一次对一件事不知该如何决策。

    家里老头子打电话,说让他回去,他推脱不掉,他现在虽然是工程设计部的经理,是公司的掌舵人。

    可实际上,老头子才是幕后的公司负责人,他是负责表面的公司体系维护。

    老头子总是以公司为诱饵让叶晨风为他做一些不体面的事。

    这几年公司的业绩突飞猛进,老头子怕压制不住叶晨风的势头,会经常给他施加压力,试图阻碍他的发展。

    宁可公司不赚钱,也不让公司脱离自己的掌管范围。

    而叶晨风早已设立空头公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