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彬面无表情的抱着她,这个镜头只是维持了两秒,可是那些镁光灯却闪了无数遍。

    这些镁光灯闪到了白摇玉的眸子,她一时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推开了赵彬。

    低着头,像犯错的孩子,“对不起!对不起!”

    赵彬扯了扯嘴角,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径直的走向话筒处。

    白摇玉坐回自己的位子上,装作什么都不要紧的样子摆弄着面前的一捧鲜花。

    她的耳边嗡嗡作响,即使音响里,赵彬的声音再打,她还是什么都没有听到。

    浑浑噩噩的,好像是做了亏心事的人,不敢抬头见人。

    赵彬早已坐回了自己的位子,眼神若有若无的看着她。

    做了亏心事?没错,要说二十年前的事,白摇玉的确是做了亏心事!

    讽刺的自嘲一笑,呵!

    他赵彬这次回国会有想过会遇到她,只是没有想到过会在这种情况下。

    两人的身份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却在他们最初相识的地方——他们的母校见面。

    这是一种美好,还是一种讽刺?

    演讲结束了,几位校领导轮流来给他们握手表示感谢。

    流程也就这样,很简单,最后是留到白摇玉和赵彬。

    白摇玉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好像秋天挂在枝头的落叶一样,风儿轻轻一吹,就会把她吹倒似的。

    头一直都是低着的,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法直视他,无法面对从前那双自己最熟悉的双眸。

    赵彬则而相反,眼神一直都是放在她身上,低着她低着的头颅。

    呼吸在这一刻,又开始变得沉闷,仿佛有一块千斤重的石头,狠狠的压在他的心头。

    看着她伸出来的手,赵彬握了上去,紧紧的握住。

    他曾经一直再想,如果当初他没有放手的话,是不是他们的结局会有所不同。

    现在见到白摇玉,赵彬也说不懂他的心情是什么。

    他们都不是二十几岁的年轻人了,他们都老了,都有自己的儿女了。

    手心传来温热的感觉,白摇玉吓得差点就要丢开了他的手。

    其他的人只雷着周年庆的狂欢,谁会注意到异样的他们?

    他们的手紧握住,仅仅是那么两三秒,白摇玉却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那样的漫长。

    终于赵彬的手不舍的松开了,白摇玉重重的松了口气。

    看到她松口气,赵彬觉得,周身的空气瞬间凝成了冰,让他根本就无法呼吸……

    a大的草坪里,雷雍乔乱晃,走到了这里,把a大和希腊语比较了个遍。

    最后还是觉得,妈咪的希腊语比较好。

    走着看着,发现其实妈咪以前念的大学也不是很差。

    如果没有这几年希腊语的风头盖着,a大的名声可能会越来越好。

    赵之然也是这么走着的,参观爹地以前的大学,但是心里的感觉却不怎么样。

    这所学校,和她见过的任何一所学校都要来的差。

    当然,她之前上过的学校全都是贵族学校,自然是无法和公立学校相比。

    两个人都是在校园里走动,自然是遇的上了。

    赵之然很意外,她怎么会在这里?

    上去拍了一下雷雍乔的肩膀,“嗨?”

    雷雍乔转身,“是你?”

    赵之然微笑,“是我,你怎么会在这里?”

    雷雍乔见她也在这里,也挺吃惊的,“我妈咪今天到这里来做演讲,我是跟着她来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