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什么时候说要娶平妻?我是说给你娶平妻!”

    苏取舍简直要疯,苏如卿怎么就理解成了这样?

    苏如卿脸上依旧平静:“父亲不是已经挑好了人选吗?”

    “那也是给你挑的!”

    “给我?我从未说过要娶平妻,父亲何必拿我做借口。”

    苏如卿一脸看穿他的样子,苏取舍急得不行:“真的是给你挑的!都是些高门贵女,只要你娶了,便能得到相当大的助力,咱们苏家在京城就绝不可能会让人看轻。”

    苏夫人嘴角溢出轻轻的笑痕,如卿耳聪目明,连她都听说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但他就一直装作不知道,像是在等着看笑话一样,等苏取舍亲口说出来。

    这孩子,性子也不知道随了谁。

    “我跟你说,你瞧见了人定会喜欢,相貌自是不必说的,性情也好,绝不会与你媳妇争风吃醋,也不会越过了她去,我已是跟人说定了,等选个好日子就交换庚帖,然后把这事儿给……”

    “父亲可是没听清楚我说的话?父亲若是想娶平妻,我是不会同意的……”

    “说了多少遍,不是我,是给你娶!”

    “那我就更不同意了。”

    苏如卿语气淡淡:“我从没想过娶什么平妻,父亲不必做这些无用之事。”

    苏取舍皱起了眉:“你不同意?你为什么不同意?你娶个平妻,便能给苏家多带来一份助力,如此简单的道理,你难道不明白?”

    “我不需要靠着亲事增添助力,况且我已经娶妻,这辈子也只打算娶一个妻子。”

    “胡闹!”

    苏取舍猛地拍了拍手边的桌子:“你是苏家的长子,要为苏家开枝散叶,传宗接代,什么叫就娶一个妻子?我看你是被这个女人给迷的不分轻重了!”

    小秋在一旁很无辜,她怎么了她?她一句话都没说吧?这也能扯上她不成?

    苏夫人也听不下去:“老爷您讲讲道理,这事儿也能怪到小秋身上?你说给如卿娶平妻,小秋说什么了吗?老爷是瞧着小秋性子软和,却也不能这样欺负她。”

    苏取舍瞪了苏夫人一眼:“这种时候你别跟着添乱。”

    “老爷这话说的,我添什么乱了?不过是想提醒老爷,便是急了也不可随便迁怒别人,您还是一家之主呢,这种样子实在难看。”

    苏取舍的脸色涨红,苏夫人毫不顾忌他的颜面,当着小辈的面说这些话,他却还无法发作,毕竟当务之急,是平妻的事儿!

    “我难道还说错了?如卿现在不肯为了苏家娶平妻,难道里面没有蒋欢秋的缘故?”

    “那也是小秋人好,值得,如卿这般重情重义,老爷倒还怪罪起来,莫非都如老爷一样,薄情寡义的才叫为了苏家着想?”

    “万千红!”

    苏夫人毫不退缩地看着他,嘴角噙着一抹嘲讽:“我在呢,老爷想说什么?”

    这一刻,苏取舍居然有些恍惚,他印象里的万千红,怎么也不该是这样的。

    从前那个对他说的话言听计从,从来都只会用期待的目光看他的女子,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冷然陌生?

    苏取舍看着她,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从心底钻了出来,荒谬,空虚,好像他经历的这些年,一下子变得很不真实。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我现在说的事情很重要,其他的我们往后再说。”

    苏夫人冷笑了一声,也不多说什么,转过头又恢复了温和的笑意看着小秋:“别怕,有娘在呢,必是不会让你委屈。”

    小秋刚听到的时候,只觉得震惊和荒唐,还没等她产生惊恐的情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