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鸾也不知道林兰有没有听进去,反正看着林兰点了点头,自己下了床,让婢女伺候着梳洗净面。又和苏鸾,三月一起吃了晚饭。

    待苏鸾回到房间,立刻安排人,仔细看好林兰。这样的林兰她没见过,有点不安心。

    自从出了老皇帝给苏青指婚的事以后,林兰的性格就和以前不大一样。遇到事,就怕她想不开。其实最好就是让她回娘家住着去,家里又兄弟有亲爹妈。

    但是这个时代,如果嫁出去的女儿经常回娘家住,不是什么好事。

    想来想起,索性让人拿了名帖,去林家递上书信,请林夫人来苏府住几日,想带几个女眷来都可以。反正,偌大的苏府也只有她个林兰和两个主子住着。

    这招很管用。第二天,林家的几辆马车,浩浩荡荡的就来了,林府人还带了三个姑娘,两个妇人。

    姑娘都是林家走的比较近亲戚家的女儿,俩妇人是林兰的大嫂四嫂。

    苏府顿时热闹了起来。

    苏鸾还在学堂授课,就听了下人禀报。

    这颗担忧的心终于放回了原处。

    晚上也早早地结束了工作,早早地回了家。

    胖厨子如今是苏府的掌勺大师傅,也早就按照苏鸾的指示,置办了一桌席面。

    苏府的花厅,满满当当一桌子女人,桌子上的食物,都是林府过来的这些女子根本没见过的。

    主菜没见过也就算了,光饭后甜点的奶油蛋糕,奶茶,蜂蜜饼干,果冻,焦糖布丁。

    简直让女孩子们疯狂,妇人们痴狂。

    本来林府的女子过来见到苏鸾头都不敢抬,说话都是低着头轻声细语。就像给这位未来的皇后留个好印象,如能入了眼缘,指门好婚事,那真是祖宗积德,祖坟冒烟。

    结果女孩子们一个个吃的,束腰带都绷得不能再绷,小肚子都挺了起来。

    林兰想笑又不好笑。她现在在林家可是地位最高的女人。在母亲和嫂子面前也就罢了。但是在小姑娘面前还是要摆摆架子。

    席面散去,苏鸾吩咐给各屋送去她自己配置的消食茶。

    去了林夫人屋里,一进屋就听见林兰好像在哭诉什么,嘤嘤啼啼。

    这时的她完全站在苏府家主的位子上,总觉我好心好意把你亲娘接来,陪你散心。这倒好,成了你诉苦大会。关键不管是苏家还是哥哥还是她自己对林兰是真心实意的好。

    她寂寞,确实也寂寞。但是这个时代有几个女人不寂寞?

    她轻咳了两声,里面的底泣声立刻听了。

    林夫人赶忙走了出来,给苏鸾行礼,苏鸾持晚辈礼,又给林夫人回礼。

    林夫人忙道,“折煞老生。”

    两个嫂子又赶忙过来扶住林夫人,林兰也走了出来拉住苏鸾。

    女人们很快就气氛融洽的走进屋里,各自坐下,苏鸾就问,“刚刚我在门口听见阿兰在哭,怎么了?是在苏家受什么委屈了吗?”

    林夫人和两个嫂子的脸色瞬间难堪。

    林兰的脸也苍白了下去,忙道:“没有,没有。怎么会。小鸾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只是,我只是太思念我母亲了。”

    苏鸾笑道:“这还不简单,你若想你母亲,直接派人回去请。我相信林夫人一定会高高兴兴来的。我哥也会高高兴兴的同意。在我苏家,阿兰你是完全自由的。你知道的。”

    阅读网址: